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92 章 92 权谋天下(11)免费阅读

第 92 章 92 权谋天下(11)
    苏游披上外袍,和刃皆虚赶到事发房间的时候,那里已经围起了一圈王府侍卫。

    江如珣把闲杂人等都赶走,留下了最初发现尸体的那个婢女,并且叮嘱管事让大家把嘴都闭紧了,要是敢走漏半点风声,小心项上人头!

    “出什么事了?”苏游站在侍卫的包围圈外,睡眼惺忪,一脸天真无辜。

    见淳王殿下来了,侍卫不敢隐瞒,其中一人拱手道:“房间里发生了命案。”

    苏游登时睁大了眼睛:“命案?!这可是我大哥住的房间啊!大哥不会出事了吧!”

    他立即想往房间里闯,一把被刃皆虚抱住腰:“殿下还是别进去了,血腥味如此之浓,场面定然难看。”

    “太子殿下不在里边……”侍卫神情为难,欲言又止。

    苏游疑惑道:“不在里边?”

    “出事的是昨夜随大哥离开的西域舞姬。”江如珣面色阴沉地出来,“此刻她被人斩为三截,睡在她旁边的,是那表演戏法的男人。大哥不在房里,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苏游茫然地眨眨眼,担心得双唇颤抖道:“这不是大哥睡的房间吗?那表演戏法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谁、是谁杀的舞姬?是有人要对大哥下手吗?兹事体大啊如珣!”

    “先别急,二哥,把大哥平安找到再说。”江如珣赶紧道,“在此之前,千万别声张,行刺太子事儿太大了,万一父皇问罪,你我都逃不了干系。你放心,府里的人我全扣下,一个都不许走,定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苏游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千万得查出真凶来,不然咱们往后可没法心安了!”

    “放心!”江如珣拍拍苏游肩膀,“二哥别在这儿待着了,回房歇息吧,若是觉得不自在,我叫人给你换个远一点的厢房。”

    苏游摆摆手:“无妨无妨,你先去找到大哥,有什么要我和行舟帮忙的,尽管说。”

    “王府人手够用,隋侍卫,照顾好我二哥。”

    刃皆虚一点头:“这是自然。”

    江如珣一脑门官司地走了,刃皆虚也搀着苏游离开了这间房门口,回到他们屋里。

    俩人关好门,拉好门帘,坐在屏风后的床铺上,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江如珣那脸色,哈哈哈哈哈!偷鸡不成蚀把米,解恨!”苏游笑道,“辛苦你了虚虚!”

    刃皆虚微微一笑:“小意思。”

    把江如涯换走之事,正是苏游与刃皆虚的计策。

    昨夜他们到王府赴宴之前,先去明月楼取了消息。

    与前几日无事发生不同,这次消息中提及,暗桩看见江如珣与一个西域舞姬及一名西域男子密谋,接着又跟一个行踪诡异之人私下见面。

    根据暗桩的回报,这个行踪诡异之人脚步轻盈,呼吸绵长,功夫应当极高。稍后这人又伪装成家丁,在房附近踩点,似乎有所筹谋。

    具体会发生什么事,暗桩很难查到,再进一步就会打草惊蛇,只能提醒委托者多加提防。

    这暗桩很是尽责,在传来的消息中画了房部分地图,后面苏游与刃皆虚对号入座,那间房正是江如涯下榻的房间。

    江如珣想对江如涯下手,这本在苏游的预判之中,因此他让刃皆虚晚上躲在暗处盯着,见到不对就赶紧出手。

    但根据苏游判断,江如珣肯定是不会让江如涯在他的府中丧命的,这样牵连太大了,他能做的,或许就是往太子殿下身上泼脏水。

    看着那西域舞姬拼命给江如涯灌酒,也能猜出七八成。

    苏游不会功夫,无法跟着一起盯梢,刃皆虚单独去盯着,便看见黑衣人潜入江如涯的房间,挥刀把躺在床上的舞姬斩为三段,出手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而且那舞姬看到来人,面露惊恐,很明显是没有料到计划会发生了改变,自己即将成为刀下亡魂。

    刃皆虚静悄悄地伏在房顶,将一切尽收眼底,便知江如珣的打算应当是栽赃太子殿下杀人。

    但女子已死,来不及营救,否则还有可能暴露他的身份,他只能等黑衣人离开之后,潜入房间,先将江如涯扛出来。

    江如涯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药,早就神志不清,那西域男子能跟江如珣密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魔头对他毫无同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拿他来做替死鬼。

    他潜入那人房间,将对方打晕,与太子殿下调包,这便出现了早上令江如珣万分震惊的一幕。

    “这货也太阴毒了,居然对自己的亲哥哥做这种事。”苏游冷笑,“若是这计谋得逞,大哥昔日英明一朝丧,肯定完了。”

    “支持丽贵妃和江如珣*的那些大臣,肯定要说,这种品格如何能够成为一国之君?肯定也要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免于斩刑,也少不得要被流放,太子之位肯定是保不住!”

    “如果江如珣有心将事情闹大,更可以把这西域国家的使臣也给惊动了,在影响两国邦交上大做文章,逼着父皇处理大哥。”

    刃皆虚点头道:“涉及别国,确实麻烦。根据江如珣的布置,现场凶器、尸体、血手印尽在,是江如涯酒后失德在先,与西域舞姬乱来,后又狂性大发,试图模仿西域戏法,却失手错杀舞姬。这是一个完整的逻辑闭环。”

    “可不!没有不在场证明,目击证人倒有一大堆,昨晚在场宾都看见大哥为那西域戏法而惊叹,饮酒过度后一时兴起,想要模仿,这也说得过去。”苏游苦笑,“可惜他喝得烂醉,现在又没办法进行鉴定,证明他其实被下了药,根本无法辩驳。”

    这江如珣,下手真的太狠了,若不是他没有料到自己和刃皆虚会出手,这事绝对能让江如涯无法翻身!

    “虚虚你这次干得漂亮,能想到把那西域男子拿来顶包。”苏游亲了刃皆虚一口,“那人之前与江如珣密谋,却没想到对方临时改变计划,杀了他的同胞。江如珣怕他反口,肯定不会放过他,这次定然会先对他下手。”

    刃皆虚笑笑:“就要让江如珣有苦说不出,狼狈地给自己擦*!”

    这时只听外面有人敲门道:“启禀淳王殿下,太子殿下找到了。”

    苏游立刻起身冲出去,装作担忧道:“他现在在哪?可否受伤?”

    “殿下没有受伤,就安置在不远处的厢房,已经请了大夫过来诊治,淳王殿下若是担心,可随小的前去探望。”

    苏游和刃皆虚对视一眼,立刻跟这家丁过去了。

    江如涯已经醒了过来,听闻竟然出了这种事,大惊失色,苏游两人赶到的时候,江如珣正在安抚对方。

    “大哥莫慌,此事绝对与你无关,我正派人查着呢。”他认真道,“定是那西域男子所为!”

    江如涯满脸写着不信:“可我又是怎么从自己的房间里出去的?我怎么会在他的房间里?”

    “定是大哥想与那人交流西域戏法之事,才半夜跑去他房间。”苏游一边说着一边进了房。

    江如珣听到这话,连忙附和:“对对对!定是这样。”

    刃皆虚柱子一般站在门里,强忍笑意,听苏游瞎扯。

    “可大哥不胜酒力,醉到在他房中,那人定是借机遛了过来,与那舞姬私会。”

    江如涯茫然道:“我怎么……不记得了。”

    “昨夜你喝得太多,断片了吧。”

    “可若是如此,那男子又为何杀他同族女子?”

    “这就不得而知了,或许两人早有旧怨,也或许那男子觊觎女子美貌,见大哥不在,借着酒意想要霸占那女子,施暴不成便下手杀了她,用了自己最熟悉的手法。”

    “他昨日也喝了不少,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杀人之后不胜酒力,醉倒在现场。”苏游觑了江如珣一眼,“不过可能也是我瞎猜,具体情况一审便知。”

    他胡说八道这些,不过是传递一种友好的态度,以免江如珣往自己身上怀疑。

    听了他这话,江如珣立刻顺坡下驴:“二哥向来聪明,猜也猜得有道理,我看八成就是这样。”

    江如涯捂着头,一副难受的模样:“怎么好好的,竟出了这样一档子事?!”

    “是我不好,竟将这样的凶徒放进府中,险些连累大哥。”江如珣起身,“二哥,辛苦你陪着大哥,我去审一审那西域男子!”

    苏游望着他的背影:“要不要叫永安卫?进了昭狱,不怕他不吐口!”

    “不了,这点小事还是别惊动父皇的好,这点事我能处理好,两位哥哥放心。”江如珣说完便匆匆离去。

    刃皆虚望着他越跑越快,后背上简直写了“都给我起开,老子要去灭口”,面露不屑。

    苏游见江如涯面色苍白,额头还有冷汗,关怀道:“大夫可曾来过?”

    “来看了,只说是受惊过度,没有别的。”江如涯擦擦汗,“我没受伤,其实无妨。”

    那是当然,昨夜刃皆虚把他扛出去的时候,仔细检查了一下,还把他沾血的里衣给换了,目前这血衣还在他俩房间里。

    幸好这是在古代,若是放在现代,痕迹学不会放过一切不合理的情况。

    苏游拍拍江如涯的手背:“大哥,没受外伤,不代表没受内伤,要不还是找太医来仔细检查一下吧。”

    “不用了。”江如涯十分犹豫,他虽然受到了惊吓,但并不傻,跟西域舞姬这样那样的事儿,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太医嘴巴虽然严,但不让他来更能保密,“无妨,等我下午进宫,让他来请个平安脉便好了。”

    苏游语重心长道:“大哥,其实我觉得,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该瞒着父皇,万一被永安卫察觉,上报父皇,我们岂不是会被骂得更惨?”

    他自然是希望江如涯跟宁合帝敲边鼓,好让宁合帝好好管束江如珣,要是派永安卫介入的话,说不定能查出一些端倪,这样自己和刃皆虚就省事了。

    不过看来江如涯是真的吓破了胆,连连摇头:“算了,如驰,我知道你向来老实,但这次出了人命,咱们何苦沾染这些事,让如珣掩饰过去就罢了,左右是他们西域舞团自己人杀自己人,和我们无关。事情要是闹大了,对咱们都没好处。”

    好吧,也不能硬来,苏游只能乖巧地点头:“那便依大哥的意思吧,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但其实……其实我总觉得蹊跷。”江如涯突然道。

    苏游耐心倾听:“有何蹊跷之处?”

    “一时兴起杀人,太过牵强,况且那俩人本是同族,又都是同一个舞团的,山长水远来到我们大昱,一路上都没起纷争,怎么偏偏就在如珣这里发生这么惨烈的事?”江如涯满脸忧心忡忡。

    “大哥是觉得……其实有人想冲大哥下手,却被那西域男子李代桃僵了?”苏游盯着江如涯,目光灼灼道。

    听到“李代桃僵”四个字,江如涯原本茫然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但他立刻垂眸,挡住自己这片刻失态。

    “不对不对,若是有人要刺杀我,那应该杀掉那男子,为何杀害女子呢?”

    苏游笑笑:“直接刺杀多低级,借刀杀人才是上策。若是让大哥手上沾了血,这不比杀了你更简单?多亏大哥半夜去了西域男子那里,躲开了这一劫。可惜那西域男子醉酒,误打误撞来了这儿,没注意到这里的尸体,倒把自己给坑了。”

    江如涯怔怔地看着苏游:“你是说……”

    “这都是我瞎猜的,别多心。”苏游见好就收,“左右现在大哥安全就是最好的。”

    他心想,江如涯并不笨,自己这么说,不管对方怀不怀疑江如珣,至少都会提高一些警惕。

    这样就省得自己总替他操心。

    稍后两人扯开别的话题闲聊了几句,苏游便说让大哥休息,和刃皆虚离开了房间。

    迎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刃皆虚笑道:“苏苏你真是聪明,还说自己不擅长权谋。”

    “嗐,我这就是一点皮毛,真正比我有心机的人多得是。”苏游无奈道,“也就是江如珣目前还嫩,我暂时与他势均力敌。”

    刃皆虚抬头看着太阳,眯了眯眼:“我只是有些奇怪,上一世,你我到底有多蠢,才会被江如珣给害死。”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