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93 章 93 权谋天下(12)免费阅读

第 93 章 93 权谋天下(12)
    ()  苏游听了这话,陷入沉思。

    是啊,就算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就算是善良到一只蚂蚁都不肯踩死,若智商没什么问题,至少会学会自保吧?

    毕竟是皇室子弟,坏事没做过也听过,若真不想争皇位,不对江如珣构成威胁,做低姿态总是会的,怎么会被他针对成那样呢?

    江如珣为什么非杀他们不可呢?

    可惜自己只看到了临死的那一幕,究竟怎么走到这里的,却一无所知,看样子沉鸢也并不打算让他们知道。

    这丫头准有秘密。

    “算了,还是专注眼下吧。”苏游轻声道,“现在看来,江如珣也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机关算尽,现在我俩提高戒备,应当不至于钻进他的套中,倒是可以先下手为强。”

    刃皆虚偏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被阳光照得眯起了眼睛,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儿,似乎生出了什么点子,便笑道:“你想出什么主意了?”

    “这次暗害大哥不成,狗珣肯定是想尽可能把这件事掩盖住,对不对?”苏游喃喃道,“那我必然不能让他得逞不是?”

    刃皆虚心中明了:“看来是得想个办法,让永安卫查到这事儿。”

    “不急,先看看他怎么处理的。”苏游按了按胃,愁眉苦脸撒娇道,“虚虚,早上没吃饭,我饿了……”

    “你先回房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苏游叮嘱他:“别说我要吃,我应当吓坏了,哪有心思吃饭。”

    “知道啦!”刃皆虚笑道,“是我担心淳王殿下,硬要劝你吃。”

    “机智!快去快回~”苏游一挑眉,弹舌“嘚”地响了一声,冲他比了两个手枪的手势,“nice~”

    端王府里兵荒马乱,上下都被家丁和侍卫给围住了,大门口更是被包围得像是铁筒一般,不过苏游并不担心江如珣会限制他们出府,毕竟太子下午还得进宫,若是他不出现,更会引起大家的警觉。

    他在院子里假装忧心忡忡地站了一会儿,便回了自己住的那间房,在里面待得实在无聊,又站起身活动活动,比划了几下广播体操。

    片刻后,刃皆虚带着提了食盒的下人在外边敲门,苏游赶紧假装虚弱地坐回榻上靠着凭几,虚弱道:“进来。”

    “殿下,我让厨房做了您最爱吃的馄饨,还有鸡茸粥,您再没有胃口,多少也得吃点。”刃皆虚很是入戏。

    苏游轻轻点头:“放下吧,大哥那边有人照应吗?”

    跟着来的下人连忙道:“厨房也已经给太子殿下送了早膳,淳王殿下不必担心。”

    “行,那你去吧。”

    下人放下食盒便转身离去,等刃皆虚把门关好,苏游立刻跳了起来,垂涎欲滴地打开食盒,香油味儿立刻就飘了出来。

    “啊啊啊饿死我了!”他用勺子舀了一颗馄饨吹了吹,便往嘴里送,被烫得“嘶哈嘶哈”的,但吃得眉开眼笑,“好吃好吃!”

    刃皆虚坐在他旁边,看他吃得那么香,淡淡一笑,将食盒里的鸡茸粥和其他佐餐小菜端了出来:“饿了多吃点。”

    “你吃了吗?”苏游吹凉了另一颗馄饨,送到刃皆虚唇边。

    刃皆虚倒也没跟他气,一口吃掉:“在厨房吃了几个包子,已经饱了。”

    “包子……好吃吗?”苏游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刃皆虚:“……”

    “王府的厨子做的,能不好吃吗?你想吃?”

    苏游嘿嘿笑了笑,明显是被馋虫附身的模样。

    “你且忍忍吧,说了没胃口,还要包子,那能说得过去吗?光天化日的,我也不好去厨房给你偷包子。”刃皆虚用指节轻轻敲了敲他的额头,“怎么现在这么能吃?有了?”

    苏游捂着肚子,眉头紧皱地假装道:“说不定啊!”

    “你我最近这么清心寡欲,你有了哪个野男人的孩子?”刃皆虚绷脸道。

    “哈哈哈哈!不闹了,被人听见就坏了!”苏游继续吃着馄饨,“主要这篇文里的食物比星际里的好吃,我就犯馋。”

    刃皆虚倒了杯茶水喝:“过会儿我们与太子殿下一起走,我带你去吃全京城最好吃的包子。”

    有了这话,苏游可坐不住了,盼星星盼月亮的在屋里来回转悠。

    他其实也能四处溜达,再去看望太子,或者问问目前进展,但这就有点不符合江如驰的人设。

    不问世事、巨能宅的江如驰,若是遇上这样的事,肯定不会给别人添麻烦,会安静地待在自己的房间。苏游只能窝在屋里不动。

    跟刃皆虚聊会儿天,又打了个盹儿,一上午就这么蹉跎过去,待到约莫午时正的时候,江如珣派人来请他俩去饭厅,两人便迫不及待过去了。

    苏游到的时候,江如涯面色依旧惨白,坐在餐桌边,垂着脑袋兀自*。

    “大哥,现在感觉如何?”他担心地坐在江如涯身旁,观察对方的神情。刃皆虚则没进门,站在了门外。

    江如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无妨,只是有些后怕。”

    “遇上这样的事,谁不后怕,别为难自己。”苏游道,“不如下午别进宫了,跟父皇告个假,出去看场戏,分散一下注意力。”

    江如涯摇摇头:“不妥,这样父皇会察觉的,再说政务繁重,我身为太子,自当为父皇分忧。”

    “大哥二哥,你们别担心,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江如珣进门,眉间难掩兴奋道,“那西域男子已经招供,跟二哥之前猜测差不多。”

    苏游好奇道:“哦?具体是什么情况?”

    “那人与被杀的舞姬本就是一对,看不过去她来侍奉大哥,正不知道该怎么出气才好,便一直在屋外守着。听闻大哥喝多了酒人事不省,便冲进去把人扛了出来。”

    “但他忌惮大哥太子身份,不敢得罪,便将大哥放回自己房中安置,稍后他本想与那舞姬欢好,等完事之后再把大哥送回来。”

    “谁知两人话赶话地吵了起来,那舞姬身上本就藏着迷魂针,不知道是不是欲图不轨,慌忙中刺了西域男子一针,想要自保。西域男子本也喝多了酒,一怒之下,看到墙上挂有一把宝刀,便抽出来将舞姬斩为三截。”

    江如珣无奈道:“稍后迷魂针药效发作,他便也晕了过去,最后便是今日早上我们看到的那一幕。”

    苏游听了,心里冷笑,舞姬已死,估计那西域男子也离死只差几口气,他又不会说大昱话,还得靠翻译,还不是江如珣想让他“说”什么,他便“说”什么。

    江如涯听了,双眼圆睁:“这也太、太匪夷所思了吧……怎么会这么巧?”

    “世事往往比话本更离奇。”苏游叹道,“大哥真是无端被连累,遭受这无妄之灾。”

    江如珣假惺惺地说:“是我失察,明知有外人在,还没有加强守卫,请大哥见谅。”

    “唉,算了,你哪知道这舞团里还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江如涯摆手道,“是我运气不好,赶上了,也怪我自己,若要是不贪恋那舞姬美色,也就不会出这样的意外。”

    江如珣倒了杯茶,推给江如涯:“别这么说,大家都是男人,喜欢貌美女子有什么错?难道都像二哥这般修道不成?”

    “哎,你们说归说,别扯上我。”苏游无奈道,他心想,谁说我修道,我只是喜欢貌美男子罢了!

    这会儿陆续有下人端上饭菜来,准备得也是琳琅满目,看得令人食指大动。

    江如珣道:“大哥二哥,这次是小弟招待不周,特意准备了压惊饭。左右贼人已死,此事我也叮嘱下人不许再提,父皇定然不会知道的,哥哥们就放心吧。”

    这话验证了苏游的猜测,那西域男子果然已经被弄死了,但愿明月楼的暗桩能查到江如珣是怎么处理这尸体的。

    就算他能叮嘱下人们不乱说话,可剩余舞团还有那么多人呢,他们的族人突然死了两个,难道这些人也能缄口不言?

    江如涯仍旧没有什么胃口,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苏游虽然馋,但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也装作食不下咽。

    饭后,江如涯便要离开端王府,苏游便与刃皆虚一起告别。

    中午他没吃饱,江如珣也没关心一个侍卫怎么吃饭,这会儿俩人都饿了,刃皆虚便要兑现带苏游吃包子的承诺,带他去了京中首屈一指的饭馆山海楼。

    山海楼里皆是珍馐佳肴,大菜小菜都做,上可承接千叟宴,下到街边美食,全都在营业范围内。

    这家店光厨子就有一百个,东南西北什么风味都能寻到,不然也不敢妄称“山海楼”。

    平日里刁钻难觅的美食需要提前预定,这包子嘛,自然是随时可吃。

    未时正,已是饭馆闲时,楼中便有说书人开始说书,吸引顾停留欣赏,多喝上一壶解腻的茶水。

    刃皆虚要了个三楼靠窗的雅座,与苏游坐下来一起慢慢品尝这里的佳肴。

    “还有人跟着吗?”苏游问道。

    方才两人离开端王府不久,刃皆虚就察觉有人缀了上来。或许是忌惮他功夫好,那人没敢跟太紧,可能也只是为了盯梢,没有其他打算,后面的人只得那一个,没有别的。

    原本两人就是要来吃饭的,就随他跟了,回去报给江如珣知道,也可以解释为受了惊吓心情不好,淳王殿下特地来听书散心,应当不至于引起对方警觉。

    这会儿两个大肉包子下肚,被那鲜香四溢的汁水抚慰了胃口,苏游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才关心起现在的情况来。

    刃皆虚摇摇头:“你吃第二个包子的时候就走了。”

    “许是也就随便看看,毕竟狗珣的关注点不在我身上。”苏游撑得有点打嗝,那大包子有他手掌那么大,肉馅特别紧实,吃的时候只觉得解馋,吃完才发觉吃多了。

    大魔头比他胃口大,但也吃了三个就吃不下了,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足足在山海楼里耗到申时末,这才慢慢悠悠地回到了他的淳王府。

    两人进了屋,椅子还没坐热,就听沉鸢在外边敲门:“殿下,奴婢水弋,给您送茶水。”

    “进来吧。”

    沉鸢端着茶盘,笑嘻嘻地进屋,把门一关:“你俩怎么一夜没回来啊?在江如珣那里住的吗?住一间?不怕别人起疑?”

    苏游:“……”

    “你怎么这么八卦?”他简直无语,心想这是个系统助手?怕不是吃瓜少女!

    沉鸢把茶盘往苏游和刃皆虚坐着的榻上小桌一放,自己坐在了对面,翘起了二郎腿:“好奇问问嘛。”

    “那还不如我们问你,为什么在这篇文里,我们就算做了与书中人物不符的举止,都不会被惩罚?”刃皆虚冷声问。

    沉鸢的小腿一晃一晃的:“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作为彩蛋的任务小说是不会立刻被读者看到的,只有你们完成了任务,得到应该得到的结局,经过系统审核才会给读者们看。”

    “所以我们在这篇文里是不可能实时获得任何积分了是吗?”苏游问。

    沉鸢点点头:“聪明。”

    苏游冲她丢了一颗花生米:“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那么多你们也记不住啊。”沉鸢接住花生米,往自己嘴巴里一塞,理直气壮道,“遇到事情再说也不迟。”

    刃皆虚道:“看来这次要是我们再有生命危险,只能靠自己了。”

    沉鸢摊手道:“是啊,这本来就是彩蛋环节,不能保证你们一定顺利通过,反正也不影响主线,就没有那么多辅助功能给你们用了。”

    “不能保证?”苏游冷笑一声,“看你这么卖力,我怎么感觉你就是来保我们过关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