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95 章 95 权谋天下(14)免费阅读

第 95 章 95 权谋天下(14)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刃皆虚抱着苏游,跟着他师兄从树上窜了几窜,便到了那小屋附近,看见方才那两辆马车的确是停在了那处。

    车上一群西域人全都下了车,正要跑到小屋里看,已经跟过去的几个黑衣人便打算要动手了。

    有一支箭被“嗖”地射出,“噗嗤”一声扎在那为首西域男子的左后心!

    那男子身后跟着的女子“啊”地尖叫起来,一群人都乱了,惊慌地四下张望,嚷嚷着苏游他们听不懂的西域话。

    就在这时,又有弓箭破空之声,这次师兄当机立断,撸下一把树叶丢过去,每一片叶子都击中了飞过来的箭矢,那几只箭还没射中人,便哗啦啦掉了一地。

    “在树上藏好!”刃皆虚轻声跟苏游说了句,便与他师兄从树上跳下,与躲在暗处的那几个黑衣人打了起来。

    苏游趴在树上看得清楚,师兄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刃皆虚则是赤手空拳夺了一个黑衣人的刀,两人对四五个,打得那叫一个落花流水,很快将对方*。

    也不知道是虚虚和师兄功夫太好,还是黑衣人们的功夫太差,总之这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

    方才他们在树上监视,知道黑衣人就这四五个,全部消灭便再无后患。搞定之后,刃皆虚便上树把苏游接了下来,带到那群慌乱的西域人面前。

    师兄走到那名被射中的男子身旁,检查了一下,接着突然出手,“噗”地把箭拔了出来。

    这一下毫无预警,看得苏游都觉得疼,那男子更是杀猪一般地叫了起来。

    “会说大昱官话吗?”师兄从怀里掏出一包药,不慌不忙地撕开男子后背伤处的衣服,把药不要钱似地往上洒。

    旁边扶着那男人的一个舞姬点点头,生硬道:“会说一些。”

    听到这个,师兄便冲刃皆虚和苏游一招手:“你们来安排吧。”

    苏游冲他一拱手:“谢谢师兄。”

    “气,我去料理那几个杀手。”

    苏游走到那个会说大昱官话的舞姬跟前,发觉这正是配合表演人体分离戏法的另一人。

    她要是会说本地话,死去的两人必定也会,但在宴席上还装着不懂,明显是想掩饰什么。

    他问道:“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那舞姬看看同伴,一边比划,一边磕磕巴巴地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原来中箭的这个是舞团的副团长,死的那个男的则是团长,他们并不知道团长和死去的舞姬跟端王殿下有什么关系,而那两人也并没有任何的感情纠葛。

    副团长今天早上起来,得知王府出了事,又找不到自家团长,各种打听,可王府上下所有人嘴巴都严得很,没有人敢跟他们透露半个字,还把他们圈在了下榻的小院里不让出去。

    一直关到下午,突然就有人来开门,说他们可以走了,而且声称王府里有要事,让他们抓紧走,别在这儿碍事。

    副团长询问团长和领舞去哪儿了,得到的答案就是两人自行离开,不知所踪。

    这个答案令他们都很纳罕,但王府侍卫进来赶人,这帮人不敢不走,便收拾行李尽快离开。

    离开端王府后,他们没头苍蝇似地在京城乱转,想要寻找团长和领舞的下落,到了不久前,才有神秘人给他们送信,打开看是他们团长留的条子,说自己和领舞出了城,让他们晚上到这里见面,所以他们才找了过来。

    “那字条还在吗?”苏游问道。

    副团长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给他看,刃皆虚接过,展开递给苏游,俩人一搭眼,见上边写的是曲流拐弯的西域文。

    得,甭看了。

    英语还能勉强蒙一蒙,阿拉伯文这么小众谁会!

    “这是你们团长的笔迹吗?”苏游问那舞姬。

    舞姬摇摇头:“不是。”

    “不是你们也敢来?!”苏游简直没了脾气。

    舞姬和副团长面面相觑:“我们也没想到……”

    “实话告诉你们,上午端王府出的事,就是就是那个领舞已经死了,被你们团长杀了。”苏游道。

    “不可能!”舞姬连连摇头,“他们关系很好,团长不可能杀她!”

    苏游冷冷一笑:“可能就因为关系太好了——据说是情杀。”

    “这就更不可能了!”舞姬看了眼副团长,“我们团长喜欢男人,怎么可能因为感情杀害领舞!”

    苏游a刃皆虚:“……”

    看副团长这幽怨的眼神,他与那团长应是一对吧!

    这下反而好办了,若是将来能够闹到御前去,这就是板上钉钉的证据。

    “这次我们也是打听到端王府的情况不对,才跟着那群黑衣人出来查线索,没想到意外救下了你们。”

    苏游装成大尾巴狼,但那“脸基尼”完全令他正经不起来,看得刃皆虚心里直乐:“你们还是尽快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是最好不要离开京城,等我们找到证据,会让你们出来做个人证,替你们伸冤,你们认为如何?”

    副团长疼得脸色苍白,连连点头:“多谢!多谢!我们会藏好的!”

    “你是重要人证,留一两个人陪你留下就行,其他的人,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跟你们分开吧。”刃皆虚建议道。

    苏游点头:“唔,这样也对。”

    “等你们安顿好了,派人到京城蛐蛐胡同第三棵树靠墙的树根下留记号,我们自会派人与你们联系。”刃皆虚道,“现在事不宜迟,快走吧。”

    副团长和那名舞姬连连点头,带着其他人赶快上了马车,驾车很快跑没影了。

    送走他们,苏游和刃皆虚才到师兄那边去看几个黑衣人的情况。

    这会儿师兄已经把他们搜了一遍,带的东西都放在地上一览无余。

    “哟,带了火油和铲子,不是来杀人烧尸的谁信啊。”苏游无语。

    刃皆虚笑着摩挲了一把他的脑袋:“好在我们赶来得及时,能撞见他们。”

    “这端王还真是心狠手黑。”师兄“啧”了一声,“成,后边的事儿都包在我身上了,别担心。”

    稍后他和刃皆虚把那几个杀手的尸体搬到了小房子外面的空地上,还恶作剧地把他们摆成了个“王八”俩字。

    “笔划”不够,拿树枝凑了一下。

    苏游:“……”

    师兄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物。

    折腾完了,几人坐着马车匆匆回到城门外,师兄留在附近没进城,免得被搜查,打算明日天亮了跟在往来的人群里进去。

    刃皆虚依样画葫芦,抱着苏游轻松越过城门,施展轻功飞快地回到了淳王府,连只鸟儿都没有惊动。

    回去之后已经是三更天,换了衣服,除了面罩,刃皆虚亲自打水给淳王殿下洗漱,之后苏游便躺在他怀里呼呼大睡。

    这下一定能让江如珣慌到麻爪,之后紧紧盯着他那边的动向就好了。

    有这事儿牵扯着,这人肯定没有功夫再算计江如涯,苏游只要一想到他慌张的样子,心里就乐开了花。

    刃皆虚看他睡着了还“咯咯”直乐,觉得他真是可爱,情不自禁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第二天苏游睡醒一睁眼,便看见他家大魔头一双眸色发暗的眼睛。

    那双眼本就好看,此刻被欲念沾染,既深情,又充满了独占欲,看得苏游不由地面红耳赤。

    “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他突然就有点慌。

    苏游刚醒,说话还有点慵懒,听起来像是撒娇。

    刃皆虚轻轻吻了吻他那双琉璃糖一样淡红色的双唇,声音哑哑的:“怎么这才醒,我等了好久。”

    “你想要啊……”苏游抬腿搭在大魔头身上,两人贴得极近,他非常明确地感受到了小侍卫的存在。

    唔,非常精神。

    刃皆虚翻身把他压住,从额头吻到双眼,再从鼻尖吻至嘴唇,正要深吻之时,一下子被苏游捂住了嘴。

    “我还没洗漱……”

    刃皆虚突然笑了笑,说:“我还是埃苏的时候,看过不少网络小说,里边有一句话,深得我意。”

    “什么?”

    “纸片人不用拉屎放屁,纸片人从来都是香的。”他低头亲亲苏游,“我们现在不就是纸片人吗?”

    苏游哈哈哈哈大笑:“你可真行唔——”

    啊,大魔头搞突然袭击!

    可是怎么办,打也打不过,只能从了他。

    那个蜜桃味儿的脂膏,实在是……好用!

    事实证明,刃皆虚即便不是alpha,也很a。

    苏游这具身体,这回应该算是第一次,大魔头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凶狠,温柔得令苏游在他手中化作了一滩水。

    接下来几天苏游和刃皆虚都很闲,每天就是看看明月楼送来的情报,听听师兄打探的情况。

    江如珣反之,则忙得满头包。

    他一得知派去的杀手没有干成活儿,还被人杀了,又摆出那么俩字,气得火冒三丈,令手下全城搜捕,要把西域舞团剩下的人还有那两具尸首找到。

    但这毕竟是亏心事,他也不敢大张旗鼓,万一没弄好,惊动了永安卫,他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明月楼那边说,江如珣好几天都没进宫,看来也没敢跟丽贵妃通气,估计是怕挨骂。

    同时,他还派人来观察了苏游淳王府和江如涯太子府的动向,生怕是这两人联手对付他。

    江如驰以前没养过人手,明月楼那边的暗桩又专业,轻易不会暴露。即便暴露,暗桩们也有准备好的身份,关联不到江如驰身上,因此江如珣自然也查不出什么来。

    外边有明月楼,家里院子又有沉鸢看着,一切动向苏游都很清楚明了。

    江如涯本也不想父皇知道这事,天天进宫看折子,忙得不亦乐乎,更没有针对江如珣的必要。

    是以江如珣这阵子的监视,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搞得他真是急火攻心。

    搞笑的是,明月楼的暗桩连端王殿下急出了一嘴大燎泡这种事都写在了每日汇报里,听刃皆虚念的时候,苏游刚喝一口茶,险些全喷了出去。

    太舒爽了有没有!

    这天刃皆虚跑出去拿情报,苏游一个人无聊,跑去花园里坐在秋千上晒太阳,沉鸢跑过来:“老板,要不要我推你啊?”

    “推吧。”苏游心情很好,对沉鸢的态度好了很多。

    沉鸢力道适中,苏游轻轻悠着,很是舒服,他回头看了赔笑的小丫头一眼:“咱俩能脑子里说话吗?”

    下一刻沉鸢的声音便在他脑中响起:“当然可以啊,我的本职工作还是你们的系统助手。”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江如珣,不是很聪明的样子?”苏游疑惑地说。

    沉鸢回答:“确实跟之前不太一样。”

    “你们穿书文,会同时有不同角色一起穿吗?”苏游好奇,“比如现在这个江如珣,不是以前那个,而是被另外一个不太聪明的人扮演。”

    沉鸢笑道:“老板你的想象力真的很牛!不过一般而言,系统不会这么安排,这样太影响剧情走向。本来都是一个人穿的,你和刃皆虚还是因为系统bug,才同时穿书。”

    “可你不觉得江如珣现在的表现很奇怪吗?”苏游思忖着,“要是他水平就这样,之前我和虚虚被他害死,我俩岂不是更菜?”

    沉鸢说:“那也未必啊,你们俩现在的性格都跟之前不太一样了,我看过系统对于你俩上一次的总结评语,主要还是因为江如驰和隋行舟从小到大都太善良,而且也做了足够的让步,觉得江如珣不会对待亲兄弟太过残忍,轻信了他的话,才导致最后的悲惨结局。”

    “现在你们是知道谁要害你们,早就有了提防,再说经过几个任务的磨练,你和刃皆虚都成长了很多,江如珣在你们面前,自然就不是个儿啦。”

    苏游“唔”了一声:“看来是我们成长了,江如珣还在原地踏步,所以我们才觉得他不够聪明。”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行吧,这个解释勉强能接受,毕竟自己这一世在现代长大,学到的东西都比以前多,比古人聪明点,也能说得过去。

    刃皆虚走进花园的时候,就看到他的苏苏一身月白色的袍子,坐在秋千上晃得老高,脸上挂着轻松惬意的笑,置身在满园春色中。

    这场景好看得像一幅画。

    他特意驻足了许久,看过了瘾,才冲对方走了过去。

    “淳王殿下。”

    苏游看到他,很高兴:“虚虚!”

    刃皆虚走过去,低头在他耳边轻声道:“找到卢似月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