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98 章 98 权谋天下(17)免费阅读

第 98 章 98 权谋天下(17)
    ()  听苏游这么说,刃皆虚也不由回想了一下方才的情况。

    他确实觉得江如涯不如之前热情,想起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太子殿下可是拉着苏游聊了半天,方才就显得有些行色匆匆。

    不过太子忙着帮皇帝处理政事,不想耽搁时间,也能说得过去。

    “会不会想太多了?”刃皆虚道,“我们也没做什么对他不利的事,就算他知道了上次事情的*,也应该针对江如珣,而不是针对你,他没必要怀疑你什么。”

    苏游摇摇头:“那也未必,我们知道*却不跟他说,就不算坦荡。”

    他顿了顿,又道:“算了,皇子之间哪有那么肝胆相照,他应该不会纠结这个。就算他想稳固地位,也会先干掉江如珣再来搞我,到时候咱们再见招拆招吧。”

    “我们要跟太子殿下联手吗?”刃皆虚问,不过随后他自己又推翻了这个想法,“还是不必了,我们回来是为报仇的,没必要搞那么多事,必要时借向他借力便好,若是主动提议联手,反而会暴露我们,让他心生忌惮。这是给自己找事。”

    苏游赞同道:“说得有道理,能靠自己先靠自己吧。”

    两人此刻已经走到了宁合帝的寝殿外,刃皆虚循例等在外面,经太监通报后,苏游恭敬地进去,没想到看见丽贵妃也在那里。

    丽贵妃正端着小碗,服侍宁合帝吃甜品,看见苏游,轻蔑地冷笑了一声。

    苏游怔了怔,心想这人倒是来得及时,随即泰然自若地下跪行礼:“儿臣参见父皇,见过丽贵妃娘娘。”

    宁合帝确实如方才江如涯所说,精神状态不错,看到苏游,笑道:“起来吧,别跪了,地上凉气重,坐吧。”

    “谢父皇。”

    苏游恭恭敬敬起身,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丽贵妃看了苏游一眼:“听闻淳王前些日子又病了?身体康复没有,可别进宫来影响圣上。”

    “多谢贵妃娘娘关心,小王不过是感染了些风寒,已经痊愈了。”苏游回道。

    宁合帝端详着苏游的脸:“你呀,就是太虚,平日里该多活动活动,晒晒太阳,说不定就能好些。年纪轻轻的就这么病病殃殃,再过几年可还了得!”

    “儿臣在家中院子里也常晒太阳。”苏游委屈道,“现在只是看上去虚,其实我身体可好了,近日还跟行舟学功夫呢。”

    宁合帝哈哈大笑:“就你这身板学功夫?学得如何?给朕瞧瞧。”

    苏游立刻站起来:“那儿臣可献丑了。”

    他确实跟刃皆虚学了一些拳法套路,打得也算流畅,就是拳上没什么力气,看得宁合帝无奈摇头。

    “你这就学了个花架子,比花拳绣腿还不如。”宁合帝年轻时也是文武双全,一看到他这比划的就直叹气,“你聪明是聪明,什么东西看过就能记住,可是功夫这种事,必须得好好打根基。还是回去天天多跑几圈,叫行舟——诶,他人呢?”

    苏游连忙道:“在殿外候着呢。”

    宁合帝示意旁边的太监:“去把隋侍卫叫进来。”

    太监领了命,迈着小碎步离开,片刻后刃皆虚进来,见到丽贵妃,同样是一愣,接着便给宁合帝和丽贵妃行礼。

    “隋行舟见过陛下,见过丽贵妃娘娘。”

    宁合帝端坐在榻上,笑道:“起来吧,驰儿说方才那套拳法是跟你学的,朕看你啊,别教他这些了,这还没会走就想跑,即便是会跑也得摔倒。”

    刃皆虚随着宁合帝的说法笑了笑,苏游不乐意了,假装委屈:“父皇,儿臣就不能同时练吗?练功夫,也练气力。”

    “随你,既然你有这个心,就是好事。”宁合帝看向刃皆虚,“行舟,你可得监督他,别他一喊累,你就纵容他,这可不是对他好。”

    隋行舟抱拳道:“臣遵旨!”

    “哎,难得如驰现在懂事了,肯强身健体,知道不让你父皇担心。”丽贵妃在旁边笑吟吟地说,“之前一提起你,圣上就忧心忡忡,淳王殿下,这样可是不孝啊。”

    苏游心想,孝*大头鬼,要是皇帝知道你干的事儿,肯定气得高血压爆血管,你还好意思说我。

    但他只是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恭敬道:“谢贵妃娘娘教诲。”

    “怎么这才活动两下,就开始咳了?”宁合帝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请太医来来看看吧。”

    丽贵妃担心道:“既然还没好,还是回府再传太医吧,免得把病气过给陛下。”

    “诶,朕的身体好得很,如驰整天都不出府,能得什么传染病。”宁合帝不悦道,“朕正好也想听听太医怎么说,行舟,你去叫太医来!”

    刃皆虚立刻道:“遵旨!臣这就去!”

    他看了苏游一眼,转身大步离开了皇帝的寝殿。

    这次真是意外地顺利,原本苏游计划是要打一套拳,临走的时候装作气息不支,晕倒在皇帝面前,好让太医来当面诊治。

    现在宁合帝主动提出,都省得他装晕了。

    至于丽贵妃,不偏不巧送上门来,这算不算老天都在帮自己?

    刃皆虚离开之后,苏游就开始戏精上身,表现出越发呼吸不畅的模样,间或咳嗽几声,看得丽贵妃越来越坐立难安。

    “陛下,如驰这看起来还没有完全康复似的,为了您的龙体,咱还是……”

    苏游也故意道:“父皇身体欠安,儿臣还是先行告退了,免得连累父皇。”

    他知道宁合帝是个好胜心强的人,不能听别人说自己弱,定会否认。

    果然,此言一出,宁合帝便站起身,不悦道:“朕现在比你强多了,近些日子丽贵妃给朕送了些补品,朕吃过之后觉得周身气血运行通畅,精神百倍,这便赐给你一些,你回去好好服用,把身体底子打好!”

    “儿臣谢过父皇!”

    苏游赶紧起身行礼,抬眼就瞥见丽贵妃脸上神色有点慌张,顿时对那些补品产生了一些怀疑。

    宁合帝走到苏游跟前,拍拍他的肩膀,又拍拍他的胸口:“你是朕的儿子,朕的龙气压得住你那些病气。”

    苏游:“……”

    这是什么封建迷信!

    但他还得笑道:“谢父皇赐龙气!儿臣觉得这龙气比补品要灵得多,现在都觉得好些了。”

    “哈哈哈哈!你这孩子,嘴还是甜。”

    宁合帝大笑道:“想你小时候,身体也没有那么弱,定是这些年时运不太好,先是你母妃去世,之后新婚妻子还没过门就殒命,可能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等你这次病愈,朕叫人进宫来帮你做场法事驱驱邪,再给你说门亲事,说不定就能好了。”

    苏游心想,邪祟就在您身边啊父皇!

    他假装要谢恩,却一口气没喘匀,“咳咳咳”地咳嗽起来,又装作没来及以袖掩面,飞沫喷了宁合帝一脸。

    宁合帝:“……”

    “儿臣死罪!”苏游赶紧趴在地上磕头,“请父皇保重龙体,儿臣还是先告辞了。”

    就在这时,刃皆虚带着孙御医及时赶来。

    “微臣参见陛下、丽贵妃娘娘。”孙御医行礼道。

    刃皆虚看见苏游伏在地上,不由皱了皱眉。

    宁合帝往后退了几步,坐回榻上:“来得正好,孙无逸的医术朕信得过,快给淳王诊治诊治,朕倒要看看,他这是个什么毛病。”

    刃皆虚连忙上前扶起苏游,轻声问:“没事吧?”

    苏游苦笑了一下,冲他摇了摇头,又偷偷勾了勾他的掌心,以示自己都是装的。

    孙御医取出棉垫子,垫在苏游放在椅子扶手的手腕下边,弓着腰替他诊脉,片刻后眉毛紧紧皱起,似乎闪过一抹惊慌。

    宁合帝一直盯着孙御医的表情:“怎么了?是什么毛病?”

    “启禀陛下,前几日微臣也曾去给淳王殿下请过脉,那时候只以为是偶感风寒,但方才微臣觉得……似乎大大不妥……”

    “什么大大不妥?!快说!”

    苏游也紧张道:“怎么可能,之后几日也有别的御医来给我诊治过,都说是风寒,怎么可能会有别的问题?!咳咳!咳咳!”

    他说着说着就咳了起来,刃皆虚赶紧轻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丽贵妃怕得躲得远远的,甚至还用衣袖挡住了口鼻。

    孙御医立刻跪倒在地,向宁合帝磕头:“具体是什么病症,微臣也不好说,但像是一种罕见的肺病,可以传染,请陛下立刻封锁寝殿!”

    “啊!”丽贵妃起身退到了墙角,尖叫道,“怎么会这样!如驰,你身体未愈就进宫来面见圣上,是不是心存不良?!”

    苏游咳得脸都红了,挣扎道:“父皇,儿臣绝没有这样的居心!这对儿臣有什么好处?!”

    刃皆虚跪倒在地,向宁合帝拱手,恳切道:“陛下,淳王殿下绝无谋害之意,前些日子殿下进宫来,听陛下教诲,便想着常来宫中请安,好让陛下放心,这几天在病中也牵挂着陛下身体,等病气一退就赶紧进宫。”

    “此前殿下真的已经康复了,不仅孙御医来看过,还有别的御医也来看过,都说只是普通风寒。若是真有什么异变,那臣不知,是这病真的太过刁钻,还是御医们对殿下的诊治不够用心?!”

    “陛下圣明!”孙御医赶紧跪拜道,“当日臣为殿下诊治时,殿下的症状确实与普通风寒无异,定是一些症状还没有表现出来……”

    宁合帝喝道:“够了!孙无逸的医术朕心里清楚,后边的几个御医都没诊治出来,他定然也是没看出来。这个时候别再相互指责,重要的是控制局面!来人,把寝殿上下封锁,不许任何人离开,命太医院院使和院判在殿外待命!”

    “遵旨!”太监嘹亮地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宁合帝走到孙御医跟前:“孙无逸,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微臣希望能与太医院的同僚为殿下会诊,也为陛下、丽贵妃娘娘诊治,虽然殿下这才发病,但根据臣的判断,这病的传染性不算太强,就算是面对面接触,也未必一定会染上,否则淳王府里早就乱作一团,隋大人也定然不能幸免。”

    孙御医恭恭敬敬地说:“若不见发病,各人自行待在自己的房间内观察数日,仍没有变化,便可以视为无恙。”

    宁合帝点点头:“嗯,就这么办吧。驰儿,你从王府过来,是否还曾接触过什么人?”

    “方才在御花园附近,见过兄长,只说了几句话。”苏游惴惴道,“除此之外,便再没有旁人了。”

    “那就把如涯也叫过来吧。”

    孙御医连忙道:“不必,太子殿下身体一向康健,又跟淳王殿下接触比较短暂,未必会被传染,请其他同僚去为太子殿下诊脉,稍后单独隔离观察便好。”

    宁合帝欣然同意:“也对,免得如涯本来没事,过来之后偏染上了。”

    刃皆虚担忧地看向孙御医:“孙大人,淳王殿下到底得的是什么怪病?为什么那么多御医都没有诊断出来?”

    孙御医还在沉吟,苏游便眼泪汪汪地看向宁合帝:“父皇,我是不是、是不是得了跟母妃一样的病?当时太医们也说她只是伤风感冒,可是喝了那么久的药,反反复复却不见好,我会不会……”

    听了这话,丽贵妃陡然变色:“不可能!”

    在场之人皆疑惑地看向她,丽贵妃望着宁合帝,结结巴巴地说:“臣妾的意思是、是……如驰福大命大,定然不会、不会……”

    “若是殿下有这样的担心,微臣想请示陛下,能否取当年惠贵妃娘娘的医案来给微臣一阅,再对比淳王殿下的病症,或许可以有所判断。”孙御医拱手道。

    丽贵妃更加惊慌:“不会的……臣妾觉得没这个必要,稍后请院使和院判来给如驰会诊,定能得出结论。”

    “启禀陛下,院使他们没有接触过病患,如非必要,暂时不需要他们进来被困在此处。”孙御医对宁合帝道,“陛下身体康健,近日来连续进补,或许可以抵抗住这病,但为了保险起见,微臣建议还是参考惠贵妃娘娘此前的医案为好。”

    丽贵妃垂死挣扎:“陛下怎么可能会得那种病,孙无逸你的医术不行,就让别人来——”

    “够了,一个医案而已,有什么不能看的?”宁合帝目光晦暗不明地看了丽贵妃一眼,就差说出“莫非你心里有鬼”,看得她心虚地低下头去。

    苏游和刃皆虚看到丽贵妃的表情,不约而同地在心中冷笑。

    宁合帝站起身,冷声道:“既然驰儿担心得了跟惠儿一样的病,那就取医案来瞧瞧,如果能够尽快确诊,对我们都是好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