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01 章 101 权谋天下(20)免费阅读

第 101 章 101 权谋天下(20)
    ()  这种说法对江如涯没什么好处,还暴露了他堂堂一个太子、未来皇帝,跟一个西域女子勾勾搭搭,却是十足护住了江如珣,证明那西域男子才是存心不良。

    这是为什么啊?苏游十分疑惑,上次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江如珣就是在害他,他为什么还要维护对方?

    难道江如涯不信任自己?

    即便不信任,也不用维护江如珣,按真实情况说自己喝多了人事不省不就行了,为什么要撒谎?

    难道他有把柄被捏在江如珣手里?

    要是那样的话,这明明是扳倒江如珣的大好机会啊!

    苏游不解地看向江如涯:“大哥,我也相信此事与三弟无关,可你为何这么说?那日你明明喝得烂醉,怎么还能去那戏法师房中?”

    “如驰,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我自己难道还记不清楚吗?”江如涯绷着脸,冷冷道,“这本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为何要拿来烦扰父皇?”

    苏游:“……”

    什么情况?怎么冲我来了?!

    难道江如涯和江如珣结成了同盟?没有理由啊,我又不是皇位继承人,何必呢?

    刃皆虚一听就不乐意了:“太子殿下此言差矣,此事幕后主使居心叵测,淳王殿下也是担心兄弟,这才不得不说,言语中也并未指责您和端王殿下,您怎能责怪他?”

    “父皇明鉴,儿臣并不是指责二弟。”江如涯拱手道,“此事已经查明*,事情很简单,是那西域舞团内部矛盾,与我们无关,儿臣觉得无需再提,父皇不必为此事担忧。”

    旁边丽贵妃听到江如涯明显是帮着江如珣的,也恢复了活力,膝行到宁合帝跟前,抱着他的腿哀声道:“陛下,此事真的跟珣儿无关!他邀请两个哥哥去家中饮宴,本是好意……”

    宁合帝转着扳指,面色晦暗不明,慢悠悠地说:“行舟说得不错,如驰并未指责珣儿,你们一个两个的,为何争着替他开脱?莫非此事真有隐情?”

    诶?苏游意外,难道江如涯这么做,是故意引起皇帝的怀疑?

    不不不,也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为江如珣开脱就是了,没必要捎带着骂我。

    难道他想一箭双雕?

    难道我看错了太子?

    “既然已经查明*,凶手是那西域男子,最后是怎么处理的?”宁合帝又问。

    江如涯低头道:“此事儿臣便不知了。”

    宁合帝看向丽贵妃:“你知道吗?”

    “臣妾……臣妾不知……”丽贵妃嗫嚅道,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才好,事情发生在江如珣府中,出了命案他没有上报,已经是有错了。

    “看来也得把珣儿叫进宫里来亲自问一问了。”宁合帝面色铁青道。

    丽贵妃无措地转着眼珠,慌张道:“永安卫不是已经去查了吗?宫里这还有传染病,就、就别让他进来了吧……”

    “那也无妨,让他去别处待着就成了!”宁合帝抚着胸口咳了两声,“赵琪!”

    太监连忙应声:“奴在!”

    “大家都圈在这儿耗着也不是个事儿,把外边的人清一清,让出路来,让如驰和行舟暂时待在敛翠宫,病情明确之前先别出来,派宫人在外看守。”宁合帝道,“待珣儿进宫之后,让他到朕这里来,朕有话要问他。”

    “奴才遵旨!”

    宁合帝看向丽贵妃:“丽儿,你就回你那里待着罢。”

    丽贵妃立刻哀求道:“陛下,就让珣儿到我宫里去吧……”

    “你想见儿子?无妨,等他来了,朕再通知你过来。”宁合帝似笑非笑,“你一直离如驰那么远,应当是没有被传染。”

    他都这么说了,丽贵妃自然是不敢再恳求什么,以免让人觉得她要跟江如珣串供。

    这时孙御医又拱手道:“陛下,保险起见,待淳王殿下和隋侍卫离开后,这寝殿内需要消毒,为了方便给陛下诊治,您近日的膳食微臣也要查验。”

    苏游一听孙御医这话,登时心生敬佩,这人还真是机灵。

    “嗯,就照你说的办。”宁合帝精神头似乎耗尽,说话也显得十分疲惫,“朕的膳食御厨房都有记录,除了这甜品是丽儿亲手做了带过来的,你一并拿走吧。”

    丽贵妃闻言,神情明显紧张了起来。

    虽然她伏在地上低着头,但苏游偏头看过去,仍能发现她神态不对。

    丽贵妃给皇帝添加的补品果然有问题。

    肯定不会是有毒的东西,但对皇帝并不见得有好处。

    嗐,这都是宫斗老手段了,一点不新鲜。

    孙御医走到榻边,端起小桌上的那还剩了个碗底的甜品,低头闻了闻,微微蹙眉。

    宁合帝就在他跟前,明显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但并没有发问。

    太监赵琪已经领命清了寝殿外的人,回来对苏游和刃皆虚道:“淳王殿下,隋侍卫,请吧。”

    两人对宁合帝行了礼,宁合帝眼睛都没抬,只是挥了挥手。

    刃皆虚把看起来显得越发虚弱的苏游扶起来,跟着太监离去,一出大殿的门,外头两队捂着面巾的永安卫便跟了上来,随他们一起去了敛翠宫。

    宁合帝并没有下令软禁,因此敛翠宫的防卫并不严密,护送他们到宫内之后,永安卫只留下两个站在门口守着,防止淳王和隋行舟随意离开,并没有人如影随形地跟着他们。

    苏游和刃皆虚一起去了江如驰的房间,刃皆虚觉察到周围没有耳目,便松了口气。

    他心疼地抱住苏游:“累不累?吃了孙御医给的那什么咳嗽粉,嗓子疼吗?”

    为了装病像一点,也为了避免被戳穿得太快,孙御医给了苏游一些药粉,服下之后,会间或咳嗽不断,也会影响脉象,这样万一计划不成,被太医院院使或者院判来诊治,也能令他们迷惑,拖延些时间。

    “嗐,这都是小事。”苏游笑道,“没想到计划这么顺利,怎么都值了!”

    “来躺会儿。”刃皆虚把他抱到床上,两人一并躺着。

    苏游靠在大魔头的胸肌上,舒服又惬意。

    “看来我们利用父皇的人设,真是利用对了。”他长长地舒了口气,“即便他对我到底得没得病起了疑心又如何,现在他更怀疑的,是丽贵妃和江如珣。”

    刃皆虚“唔”了一声:“他们母子俩这些年干了些什么,皇帝并非完全蒙在鼓里,咱们开了这个好头,剩下的他自然会去做。”

    “不知道外面现在什么情况。”苏游说,“现在也没办法去明月楼取情报了。”

    刃皆虚想了想:“不,沉鸢还在王府里,咱们可以问她。”

    “虚虚就是聪明。”苏游仰头亲了他一口,“沉鸢,上线吧!”

    下一秒,沉鸢欢快的声音就在两人脑中响了起来:“来啦来啦!老板们好!”

    “现在家里什么情况?”

    “还行,一切正常,有永安卫进来搜查,管家不敢拦,就让他们进来了。”沉鸢说,“咱家里啥也没有,不怕搜,听说他们还去查端王府了,看来你们前方进展一切顺利。”

    苏游道:“确实很顺利,你在家好好待着吧,有事及时通知我们。”

    沉鸢愉快道:“没问题!”

    等她下线之后,刃皆虚跟苏游说:“不过江如涯这个反应,我是没想到,会不会我们之前的推断有问题?”

    根据此前沉鸢给他们的上辈子的记忆,江如涯确实是个纯良之人,对兄弟没有坏心眼,要不然也不会轻易就被江如珣害死。

    只不过具体什么情况沉鸢就没说了,应该是与现在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不同。

    自从他们穿进第一篇文后,夜枭就说过,两人的行为会影响剧情变化,所有的一切都未必跟他们所接受的背景完全一致,然而这篇原生文,算是变得最多的。

    原本宁合帝应当比现在身体要差得多,应当是在丽贵妃的“照料”之下,很快就要驾崩,是以江如珣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不过现在看来,老人家身体还行,这也就给了苏游和刃皆虚机会,能利用皇帝的权势,替他们摆平一切。

    既然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改变,江如涯有变化,也实属正常。

    “是我人设崩塌太明显了吗?”苏游疑惑,“让他不仅偏帮江如珣,还想坑我?”

    刃皆虚摇头:“就算如此,江如珣已经出手了,他与丽贵妃在朝中关系盘根错节,江如涯最应该清除的也是他们,最后再来收拾没有人手也没有背景的你。他这样像疯狗似地乱咬人,实在不对劲。”

    “确实……好像就是没理由地针对我似的。”苏游叹道,“大哥不该脑子这么不清醒。”

    刃皆虚沉吟道:“苏苏,你说……故事线可能会被我们影响发生改变,可是npc的人设,也会变吗?不应该吧?”

    “可是沉鸢说过,一篇文中,不会再有另外的穿书者了。”苏游蹙眉道。

    “她……也并不那么值得信任,不是吗?”

    “阿西……”苏游侧身钻进刃皆虚怀中,“好烦躁啊!虚虚,我想夜枭了,虽然他整天阴阳怪气,但他都是为我们好,从没有害过我们。”

    刃皆虚抱紧了他:“是啊,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

    系统办公区内,一群技术员正在忙活。

    他们眼前的虚拟屏上运行着无数的代码,所有技术员看起来都显得焦头烂额。

    其中一个技术员的*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哎,t035,出来一会儿,我在洗手间等你。”

    t035眼睛往周围瞥了瞥,鬼鬼祟祟地起身离开。

    洗手间里,一个男青年的虚拟人影正在来回踱步,正是夜枭。

    “疯了吧你!现在咱们系统不让ai随便以人形出现,你这是公然违反管理守则!”t035害怕地立刻把洗手间的门关上。

    夜枭神情焦急:“顾不上了,我只能求你帮忙,*里通话怕被监听,只能私聊——我那bug查出来了吗?”

    “还没有,我真没空!”t035无奈道。

    “他们消失了一整天了!这要是掉到哪篇文里,搞不好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如果引起了数据紊乱,跟别的穿书者撞上,肯定要出问题的!”

    t035同样苦恼:“饶了我吧大哥,现在我们正在满系统抓病毒,真的没空给你找人啊!要不你问问别的系统助手,谁的文里多出了不该有的人,他们肯定能发现。”

    “要能问我早问了!”夜枭不耐烦道,“这要是传出去我就完了!老板还不得搞死我?!”

    “实在不行,你就一篇篇地翻?”t035说,“或者看看那俩人的资料,是不是曾经有过什么前科,怎么什么bug都冲着他们去,这体质也太特别了吧。”

    夜枭来回踱步:“不行,之前我想看来着,违反了保密准则,差点又被格式化,再犯的话,要是被抓住,肯定还是个死!”

    “反正都是死,拼一把呗!”

    “哥们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t035笑了两声:“别这么胆小,试试呗,万一呢?这样吧,听说老板出差去了,我在这边替你盯着点,你偷看一眼,要是有系统警报,我帮你立刻关闭,免得你挨罚。”

    “你不是抓病毒吗?有空管我?”夜枭不信。

    “关闭个警报的事儿,能有多难。”

    夜枭犹豫了一下:“行吧,我考虑考虑。”

    “你考虑吧,我先走了!”t035麻溜地拉开厕所门跑了。

    夜枭等了一会儿,才离开洗手间。他在走廊里左右张望,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谁知一拐弯,便见两个保安迎面走来。

    “你是不是工号为00056的系统助手,夜枭?”其中一个保安问道。

    夜枭一怔:“我是。”

    “不好意思,请跟我们来。”保安礼貌且强势地说。

    “去哪儿?”夜枭警惕地问。

    保安冷漠道:“老板下了命令,先将你单独隔离,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处置,走吧。”

    夜枭没有办法,只好跟着两个保安去了禁闭室。

    另一个保安拿了个投影仪一般大小的黑色盒子往桌上一放:“请吧。”

    夜枭表情阴沉地背过身去,伸手去触碰那个盒子,他的身体幻化为一串复杂的数据流,被关在了盒子里。

    保安拿起盒子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异常,又将它放回桌面上,这才放心关门离去。

    这里是惩罚系统助手的单独禁闭室,9平方米大小,除了一张桌子,什么都没有,四面全是白墙,周围亮着白色的灯光,十分刺眼,天花板四角都装着摄像头,时刻被系统网络监视着。

    盒子+房间,双重封锁,没有数据能逃出去。

    除非有人帮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