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02 章 102 权谋天下(21)免费阅读

第 102 章 102 权谋天下(21)
    ()  此时的刃皆虚和苏游,自是不知自家可怜的系统内助手被关禁闭了,俩人今天唱这出耗神太多,此刻已经心大地睡了过去。

    管他呢,反正主动权交给皇帝了,现在被关着什么都做不了,自然借机休息,以便遇事再战。

    外边隐约传来脚步声,刃皆虚立刻醒了过来,睁眼发现屋里已经黑了,并没有人过来给他们点灯。

    “皇上驾到!”太监赵琪响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苏苏,快醒醒。”刃皆虚叫醒了苏游,把他拉了起来。

    苏游睡眼惺忪地跟着刃皆虚下了床,走到门口,此时门已被推开,宁合帝走了进来,两人便一起行礼。

    “儿臣参见父皇。”

    “微臣参见陛下。”

    后边有宫人举着烛台进来,放在桌上,对宁合帝行过礼后便退出房间。

    烛光映得宁合帝脸上表情高深莫测:“起来吧。”

    “谢父皇。”

    “谢陛下。”

    宁合帝背着手,走到桌边坐下:“行舟,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如驰说。”

    刃皆虚迟疑地看了苏游一眼,苏游示意他照办。

    “臣遵旨。”大魔头无可奈何,只好离开,把门关好。

    宁合帝一只胳膊架在圆桌上,转着拇指上的扳指,看似漫不经心地问:“如驰,现今这一切,都是你谋划的吧?”

    “扑通”一声,苏游跪在他面前,表情沉痛道:“请父皇明鉴,儿臣只想为母妃报仇!”

    宁合帝轻轻笑了笑:“这么多年,我竟是看错了你啊。本以为你与世无争,性子敦厚,却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心思缜密。你这心机,如涯和如珣两人加起来,也未必比得过你。”

    苏游:“……”

    那倒真不是。

    父皇谬赞了。

    “儿臣与世无争是真的,若非母妃含冤而死,儿臣决计不会用这些心思!”苏游抓住宁合帝的袍子,情真意切道,“请父皇主持公道,此事一了,儿臣愿远走边陲,做个普通百姓,绝不会觊觎帝位,更不会与大哥手足相残!”

    宁合帝收起了表情,一双眼睛在烛火映照下闪着光,眸色犀利如鹰隼一般。

    看到他这个模样,苏游更加笃定,这垂垂老矣的帝王并没有被宠妃所做的一切蒙住双眼,他对丽贵妃母子多年纵容,不过都是玩弄帝王心术罢了。

    这让苏游有了必胜的把握,同时也更加心寒。

    这些年来,宁合帝对丽贵妃母子俩是纵容,那他当年对自己的母妃之死,到底怀着一种怎样的想法?

    他到底……知不知情?

    若是知情,还能隐忍不发,那他对母妃的所谓深情,不过都是装出来的吧!

    哈哈,苏游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相信帝王有真情,自己又是何其幼稚!

    “这两天,朝堂上参国舅和丽儿的折子,突然多了起来。”宁合帝突然道,“如涯压下大部分言辞激烈的,没有呈给朕看,但他也想得浅了。”

    是啊,在这皇宫里,到处都是宁合帝的眼线,有什么能真正瞒得过他!

    但江如涯这么做,更加证明了苏游此前的怀疑是对的,他就是在有意护着丽贵妃和江如珣。

    苏游做出一副茫然的模样:“或许大哥是不想惹父皇生气……”

    宁合帝冷笑:“他怎么想,我没有兴趣知道,但是写折子的那些人,都是李太傅那*的,如驰啊,我是没想到,你跟你这位岳父大人走得如此近,难怪怎么劝你再娶别人,你都不肯。”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觊觎帝位,结党营私倒是玩得炉火纯青。”他盯着苏游,“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苏游立刻叩头道:“请父皇明鉴!儿臣与太傅素无往来,这次被迫结成同盟,无非都是想为所爱之人复仇!”

    “所爱之人?”宁合帝蹙眉道,“这李太傅……你是说,你那未过门的王妃,也是死于非命?!”

    “正是如此!”

    现在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苏游便将整个计划和盘托出,包括西域舞姬之死的*,也把李太傅之女倩儿之死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宁合帝听。

    宁合帝听得面不改色,但眼神却变得十分复杂:“原来孙无逸是他特意安排进来的。”

    苏游:“……”

    父皇的重点还真是始终都在他的权力上头啊!

    “李太傅也是没有办法,他是担心丽贵妃对父皇您下手!”苏游也撒谎撒得丝毫不脸红心跳,“太医院里也都是丽贵妃的人,若是他们用害我母后的方法来谋害父皇,父皇岂不是整日处于危险之中?!”

    宁合帝闻言,没有吭声。

    方才不久,孙无逸已经告诉了他那碗甜品到底有什么问题。

    补品并没有毒,只是不适合宁合帝服用,以他目前气虚血弱的身子,吃了这补品会短暂地精神亢奋,再往后只会虚火上浮,令人口燥咽干,五心烦热,偏好云雨之事,时间久了,会让他的身体愈加亏空,变成一栋摇摇欲坠的大厦。

    加上先前西域舞姬之事,宁合帝立刻就能想到丽贵妃*的险恶用心。

    这帮人把自己的身体搞垮,待到时机成熟,给太子炮制一桩惊天丑闻,一来可以让太子丢掉储君之位,二来可以把自己气到半死,搞不好还会一命呜呼,到时候朝堂上的一切,就将落入他们之手。

    太恶毒了!

    是以他即便看出了今日这一切都是江如驰和李太傅在背后谋划,却并未真的动怒,现在跟对方讲这一番话,不过也是想先敲打敲打这个暗藏心机的儿子。

    没想到还获得了新的信息。

    李太傅之女也是丽贵妃*下的手,现在想想倒也“合理”。

    若是如驰和李太傅真的结为翁婿,那么将来他们在朝堂上定然也会形成稳固的同盟,在如涯丢掉太子之位后,如驰不管是按年纪还是按才学,都是第一顺位的太子人选。

    这就很不利于丽贵妃去扶持如珣。

    他们必须先下手为强,将这个隐患提前掐灭。

    想到这里,宁合帝胸中怒火骤燃,险些呕出一口老血!

    “既然你是来为惠儿复仇的,那你是不是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他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问道。

    苏游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张折起来的纸,双手呈上:“这就是当年下手谋害母妃的人亲自写的招供书,请父皇过目!”

    宁合帝接过招供书,细细看来,那上面的字歪歪扭扭,行文也都是白话,看得出来,不是什么有学问的人写的。

    “此人当日险些被丽贵妃手下灭口,侥幸逃脱,隐姓埋名十年,只是想在死前魂归故土,儿臣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她找到。”苏游连忙道,“若是父皇不信,儿臣便将她送至昭狱,由永安卫亲自审问!”

    宁合帝现在已经有心要处理丽贵妃,只需要有证据便可,这证据是真是假,他根本毫不关心。

    “你那未过门的王妃之死,是否也有证据?”

    “有!原本倩儿死前便是孙无逸诊治的,后面一些疑点也是他发现的,父皇一问便知。”苏游恳切道,“近日儿臣与李太傅追查了当日送婚服的一干人等,虽然他们大多被灭口,但总有漏网之鱼,侥幸存活至今。那些人也都愿意作证!”

    宁合帝此刻深深叹了一口气:“好。你母妃与李太傅之女两桩命案便交刑部主审,永安卫策应,朕定会为你母亲和妻子一讨一个公道!”

    “儿臣叩谢父皇!”苏游激动地连连向宁合帝磕了好几个响头,额头都磕青了。

    宁合帝伸手去扶他:“好了好了,你也是一片情真,背后下这么多心思,朕也不同你计较。”

    苏游直起腰来,认真道:“若大仇得报,儿臣愿意领罪!”

    “朕当然要治你的罪。”宁合帝似笑非笑道,“有两具西域人的尸体藏在了如珣外室的地下室里,这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永安卫出手迅速,既然要查江如珣,必定是掘地三尺,和他有关的人通通都要查一遍,头一件事就是搜查院子。

    他们没费多少功夫,就在那外室的地下室中,搜到了被包得严严实实、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

    仵作一验,很容易就验出女子是被斩断身躯而死,那男子,却是饱受折磨而死。

    即便江如珣嘴硬不说,很多事情也能对得上号,更别提端王府里的下人们见到凶神恶煞的永安卫,好些经不起吓的,全都招了供。

    苏游一怔:“……”

    “巧得很,永安卫‘恰好’遇见了被如珣灭口未遂的西域舞团副团长,对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宁合帝意味深长道,“也‘恰好’在端王府内截到了替如珣下手杀那西域舞姬的杀手,啧,那人可真不像个硬骨头,进了昭狱还没用刑,就主动招供了。”

    “驰儿你并没有培养自己的人手,这一切,都是行舟替你做的吧?他不仅了解永安卫的办事方式,又结识很多江湖人士,有他相助,真是事倍功半呐!”

    听到宁合帝提起隋行舟,苏游这下吓出了冷汗,再度“咣咣”磕头。

    “行舟都是听儿臣之命行事,请父皇明察!”

    此时门从外边“哗”地一声被推开,刃皆虚表情紧张地一个滑跪冲到了苏游身侧,神情恳切地对宁合帝抱拳道:“陛下明鉴,此事是微臣与殿下共谋,微臣有罪,任凭陛下处置,只求陛下饶过殿下!”

    “行舟!”没想到他竟然敢冲进来,苏游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些事与你无关!”

    刃皆虚认真地看着他:“殿下,你的事,都与我有关。”

    “父皇,别听行舟胡说,他一个侍卫,只是听命于我,能做什么主!”苏游不再跟刃皆虚争辩,免得他说出不要命的话,“儿臣本不想针对如珣,只是没想到他居然那么狠毒,居然想坑害大哥。万般无奈,儿臣才出此下策!”

    宁合帝冷笑:“如珣是狠毒,但是也没有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你不是早就有所准备,又怎么那么巧发觉杀手下手,及时将如涯与那西域男子调包?”

    “丽贵妃害死了儿臣母妃,害死了儿臣未过门的妻子,又试图戕害父皇,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儿臣又如何能不提防如珣坑害大哥?!”苏游痛哭流涕,连连磕头,“儿臣再也不能失去至亲之人了!”

    刃皆虚心疼他的脑袋“咣咣”往地上砸,但是也无法出手阻止,只能陪着一起磕。

    “行了行了!”宁合帝开口道,“朕知道你是为了报仇,为了保护兄长,再说一遍,原谅你了。君无戏言,此事不必再提。”

    苏游听到这话,才暗暗松了口气。

    宁合帝并不是随口便放过他,恐怕也是迅速查了查,没有查到他培植自己势力的证据,至于跟李太傅*结盟,也只是匆匆而就,其中并没有太多盘根错节的关系。

    可以看出,他确实没有觊觎帝位的野心,这才不追究他。

    苏游敢迅速出手,一来是准备充分,二来,自然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家一起下水也没关系,宁合帝要查便查,他是最不怕查的那个。

    宁合帝起身道:“你俩先在这里歇着吧,行舟,照顾好如驰。”

    刃皆虚顶着磕青了的额头,拱手道:“臣遵旨!”

    待宁合帝离开之后,他立刻扶起苏游:“苏苏,你怎么样?!”

    苏游比他多磕了几个头,额上已经磕破皮了,糊了一层血,把大魔头心疼得不行不行的。

    他的小王爷生来细皮嫩肉,娇生惯养,哪曾受过这种罪?

    因为自己挨板子的那个回忆涌上心头,刃皆虚情不自禁抱紧了苏游:“你何苦这样,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磕那么实在做什么?平时的心眼去哪儿了?”

    “哎呀,演戏得投入嘛。”苏游虽然脑袋有点晕,但目前这个结果令他相当满意,“磕几个头,能得偿所愿,能保我俩平安,这算得上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了。”

    刃皆虚恼火道:“我看你真是磕傻了,什么一本万利,我们付出了上一世的代价!”

    “好了好了……我就口嗨嘛……别生气了。”苏游亲亲他的脸,“人总要向前看的不是吗?”

    刃皆虚不错眼珠地看着他额头上的伤,叹道:“我不是生气,只是心疼——我去叫人传御医过来。”

    他话音刚落,外边便有人敲门,是守门宫人的声音:“淳王殿下,圣上派御医过来为您疗伤。”

    这么看来,宁合帝是真的不打算处理他,苏游大喜:“进来吧!”

    进来的人是孙御医,三人相见,都情不自禁地笑了。

    “恭喜殿下终于得偿所愿!”孙御医行礼道。

    苏游笑得合不拢嘴,但嘴上还得谨慎:“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

    孙御医摇头道:“验出补品有问题之后,圣上就已经起了杀意,丽贵妃这次,在劫难逃。”

    “丽贵妃干别的,或许圣上还能忍,可谋算到他头上,那定然是无法再纵容了。”刃皆虚冷声道,“他们这些人,自作孽,不可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