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04 章 104 权谋天下(23)免费阅读

第 104 章 104 权谋天下(23)
    ()  沉鸢被苏游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争辩道:“人设不好还不能调了?哪有这种道理?系统就是要给读者展现好故事,只要故事精彩,怎么都行!”

    “抱歉,恕我不能苟同。”苏游似笑非笑,“我俩这人设怎么不好了?竹马竹马,天生一对,忠犬攻对温柔受,一个武力值x,一个脑筋顶呱呱,还都这么善良英俊,堪称完美!”

    刃皆虚:“……”

    可能标签还得加个“臭不要脸”。

    沉鸢急得跳脚:“可你们不完成系统任务,就不能离开这个故事!”

    “无所谓啊!”苏游看看刃皆虚,“这里是我俩的原生故事,我们就在这里待下去了,也算魂归故里,不是吗?”

    刃皆虚看着他耍赖,宠溺地笑而不语。

    “可你们现在不再是书里的人物了,你们是穿书者,要完成系统规定的任务!”沉鸢气坏了,“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以前很讲道理,没有这么无赖!”

    苏游收敛了笑容:“如果无赖能让我不再受人摆布,不再让我们无辜丧命,无赖一点又如何?!你记住,我不再是江如驰,我现在是苏游!”

    “你才不是!你是、你是……”沉鸢急得眼圈都红了,牙齿咬住嘴唇,像是刻意控制自己别说漏什么。

    苏游认真地看着她:“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们,如果大家不能坦诚相待,我不可能再照你说的做。”

    “有些事我不能跟你们说!”沉鸢恼火道,“如果能说,我根本不想瞒着你!只怕我说出来你也不信!”

    苏游耸耸肩:“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

    沉鸢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们,眼眶里蓄了眼泪,瘪着嘴要哭不哭的,最后狠狠跺了跺脚,转身离开,最后还狠狠一摔门。

    刃皆虚:“……”

    丫头脾气倒是挺大的。

    “你对人家小姑娘怎么这么凶?”他调侃苏游,“这不是欺负人吗,淳王殿下。”

    苏游向他探过头去,笑道:“怎么,希望我怜香惜玉啊?”

    “倒也不是。”大魔头托起他的下巴,“有时候我也喜欢你凶一点。”

    “哦?”

    “比如也在我身上留点痕迹什么的。”

    苏游一下子就把他扑倒在榻上,低头去亲他,刃皆虚故意逗弄苏游,偏不让对方亲到,欲迎还拒。

    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淳王殿下才得了逞,死死叼住大魔头的双唇,但好景不长,很快就被对方反制,被亲得喘不过气来。

    “虚虚,我心情很好。”苏游眼尾泛红,贪婪地舔了舔嘴唇,“咱们来庆功吧!”

    刃皆虚敲了敲他的额角:“殿下你还带着伤呢,身体也没完全康复。”

    “那又如何……”苏游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尖,轻声道,“正好采阳补阳。”

    刃皆虚心里也高兴,到底也没“怜香惜玉”,抱起苏游滚进床里,把床帘一放,就“芙蓉帐暖度春宵”了。

    这次的苏游也确实“凶”,大魔头求仁得仁地得到了一排齿印,还有几道抓痕。

    孙御医给的咳嗽药粉倒也不怎么伤身,可能还有滋补的功效,淳王殿下现在不咳嗽了,身体热热乎乎的,精神百倍。

    以前完事后他基本都昏昏沉沉地睡过去,这次面红耳赤,眼尾嫣红,眼睛里波光潋滟,含情脉脉地一眼一眼地瞧着刃皆虚,把大魔头瞧得简直想多来几次。

    不过理智回归之后,刃皆虚觉得还是不能太折腾他,披了薄衫去厨房烧热水,顺便让自己冷却一下。

    稍后他给苏游擦洗完毕,换了床单被褥,两人才躺回被窝。

    “这么有精神?”刃皆虚感觉苏游浑身软绵绵的,像是没了骨头,可眼睛始终不闭上,眼珠在烛光的阴影下熠熠生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游舒服地侧身,搂住了自家大魔头的腰:“开心。”

    方才一场“亲密交流”,纾解了欲念,情愫却越积越浓,浓稠地积攒在心底,现在见他开心,刃皆虚满怀融融的暖意和幸福感,情不自禁亲了亲他的额角。

    “大仇得报,危机解除,该开心。”他温柔地说,“明天带你去山海楼吃好吃的去。”

    苏游撒娇似地“嗯”了一声:“吃他个三天三夜!”

    “方才为什么那么逼问沉鸢?”刃皆虚知道苏游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这当中应当是有他的想法,“我知道她必定是隐瞒着什么,但现在我们已经安全了,总得回到主线里去,就算夺取皇位也没什么。即便你不喜欢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去跟大哥抢,我们可以慢慢再观察。”

    “而且,万一大哥也有问题呢?他在皇帝面前突然那么维护江如珣,明显也是开始猜忌你了。说不定他觉得江如珣对他的皇位没有威胁,才想保他,合伙来害你。毕竟上一世他很早就死了,我们并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好人。”

    苏游点点头:“即便大哥之前没问题,但他突然那么做,明显是对我起了疑心,而且还很着急除掉我似的。”

    “好在父皇只想着两害相权取其轻,而我,江如驰向来与世无争,这次搞这么大阵仗也是为了给母亲和未过门的妻子报仇,这么悲惨的人设让他心软,才不与我计较。”

    “既然这样,我们就更该提防江如涯了。”刃皆虚忧心忡忡,“这人以怨报德,搞不好比江如珣更阴险。”

    苏游困意袭来,缓缓闭上眼睛:“他现在已经是太子,名正言顺,完全可以只守不攻,我试着向他表明心意,看他能不能不将我视作敌人。至于沉鸢……”

    “虚虚,我现在担心是她想让我去夺这个皇位,而非系统。”

    “为何?”

    “系统又不止我们这一篇文可以赚取利益,没必要急吼吼地连连崩人设都不顾来改变结局。如果这样的话,另找一篇类似的文不就成了,何必大刀阔斧地改这篇。”

    刃皆虚不解:“我们在这篇文里得到皇位,对沉鸢有什么好处?她一个系统助手,一组复杂的数据,难道还缺钱花不成?”

    “有疑点,就说明有被隐藏的*。”苏游打了个哈欠,“问题就在于,为什么偏偏是我们,为什么,偏偏是这一篇我们的原生文。现在咱们有恃无恐,沉鸢拿捏不了我们,我就想逼一逼她,看她能不能说实话。”

    刃皆虚沉沉地叹了口气,揉了揉他的头发:“怎么这么多需要费脑子的事儿,我真担心你这一头秀发不保。”

    “哈哈哈,没事,最大的危险已经除掉了。”苏游又打一个哈欠,同时还说话,嘴巴变形得吐字都含混了,“接下来就是耗着,敌不动,我不动。”

    “好,不说了,快睡吧。”

    苏游方才的一席话,也引起了大魔头的疑惑,他心里想,得到皇位的话,对我与苏苏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崩人设也不怕,好像这个彩蛋副本里,沉鸢的权限很大,系统就跟不存在似的,我俩怎么说小话都没有处罚。

    仿佛沉鸢一个系统助手,完全能够只手遮天。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帮我们,帮得如此情真意切,难道……我和苏苏在上一世里,与她有什么不解之缘?

    第二天苏游一口气睡到了中午,起来就喊饿。刃皆虚端来给他准备好的“早午餐”,苏游一看,不开心。

    “怎么只有一碗豆腐脑?我都快饿死了!快拿好吃的来,不然我要闹了!”

    刃皆虚捏了捏他撅起来的嘴,笑道:“吃碗豆腐脑垫垫,马上带你去山海楼吃饭。”

    “这个可以有!”苏游立刻眉开眼笑。

    趁他吃饭的功夫,刃皆虚给淳王殿下找出来一套松花绿的外袍,配饰也都一一找齐。

    过会儿等苏游吃过饭,大魔头亲自帮他绾发髻,戴冠,帮他换衣服,系腰带,穿靴子,就像打扮一个心爱的玩偶娃娃。

    打扮好了之后的淳王殿下,腰细腿长,肩背挺直,挺拔得好似一棵春日抽条的小树,刃皆虚看着真是满心欢喜,又想把他这身给扒了。

    苏游随他打扮,稍后看他眼神不对,睨着他说:“脑子里又想什么py呢?”

    “我的脑子你也管?”刃皆虚抿唇笑得很得意。

    “啧!”苏游撇撇嘴,把之前大魔头说的话原样奉还,“擦擦口水吧,隋侍卫!”

    两人骑马上了街,直奔山海楼而去。

    刃皆虚一早差人去预定了座位,在三楼的平台处,坐在上面可将楼下风景尽收眼底。

    琳琅满目的菜肴端上来,苏游立刻食指大动,几年没吃过饭似地目露精光,一时间不知道先吃那道菜好了。

    两人吃得正high的时候,街上有一群人闹哄哄地经过,低头看过去,是永安卫抄家抓人,被抓的家丁、仆役、婢女们哭喊着,前后得有百十口子,把路堵得满满当当。

    “这抄的应该是国舅家。”刃皆虚给苏游添上茶水,“听说他们*的人,大大小小的官抓了几十个,今天永安卫还有刑部都有的忙了。怕国舅和端王的私人部曲*,圣上还调了京营的精干来帮忙。”

    苏游嘴里鼓鼓囊囊全是菜,嚼了半天才咽下去,望着外边那帮人道:“父皇下手可真够快的。”

    “那是自然,昨日我们已算是奇袭,圣上也明白这种事越快越好,必须一击即中,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时间。”刃皆虚喝了口茶,“别忘了江如珣只是流放,万一国舅带兵逼宫,扶植他上位,圣上岂不是很危险?”

    “也是,父皇擅长帝王之术,这种事他比咱们都清楚多了。”

    这次一下子肃清了朝内的歪风邪气,很多正直的官员都拍手称道,李太傅也大仇得报,心情舒畅。

    不过为了避嫌,苏游和他心照不宣地没有见面,也没有联系。

    左右已经达成目的,又不是真的要结党,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端王府那边已经树倒猢狲散,明月楼的暗桩得了刃皆虚通过小宝师兄传递的消息,也已经及时撤出。

    刃皆虚和苏游又去了一趟明月楼,下了新的委托,要求在太子府中安插暗桩。

    明月楼抠得很,回头也没给打折,照旧按原价三十天起订,保命要紧,淳王殿下也没心疼钱,眼都不眨地签了契约。

    接下来几天,苏游也没去山海楼大吃大喝,就在府中闭门不出,免得惹眼。

    待听说该料理的人都被料理完了,他才又和刃皆虚进了宫,探望一下宁合帝。

    没想到几日不见,宁合帝是真的起不来床了,整个人面色灰败,一副日薄西山的模样。

    “父皇,您得保重身体啊!”苏游此刻的担忧也不算是假情假意,毕竟这位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宁合帝躺在床上,缓缓摇了摇头:“朕……大势已去了……”

    苏游跪在他床前,哀声道:“不会的!等补好了身体的亏空,您一定能慢慢好起来。”

    宁合帝浑浊发灰的眼睛着他,双唇颤抖着,半晌后才说出话来:“太子……平庸,若是早知……朕应该立你、立你……”

    “儿臣不敢当!”苏游紧张地叩头,“大哥文武双全,谋略超然,是最合适不过的储君人选,但父皇您还需保重身体,好将大哥扶上马送一程,虎父无犬子,假以时日……”

    宁合帝听他连珠炮般地说这些夸赞的话,无力地摆了摆手:“罢了……有你帮他,朕也……放心。”

    在皇帝寝殿里出来,苏游后背都湿透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本来他就担心江如涯跟自己过不去,父皇偏说这种话,真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刃皆虚听了也不免担忧,轻声道:“圣上这是病糊涂了,怎么能瞎说大实话。”

    苏游:“……”

    俩人走到僻静处,他瞪了大魔头一眼,仍旧压低声音道:“你现在是不是跟我不一心了?”

    “谁说的?我都听你的!”刃皆虚也小声说,“就是觉得这里既然是咱们的原生文,不免也牵挂家国之事,你明显比江如涯更适合做皇帝,而且现在的你也不是过去的江如驰,没有那么抗拒帝位……”

    苏游想想,摇了摇头:“要是能留在这里,说不定我还会去试试,现在搞不好登基之后就回主线了,我拼死拼活,掉那么多头发图什么?妥妥的吃苦在前,没得享福!”

    “我就随便一说。”刃皆虚笑呵呵地摸摸他的后脑勺,“走吧,宫里不宜久待。”

    苏游拉住他的手:“不成,我越想越不踏实,事不宜迟,还是现在就去找大哥表明心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