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05 章 105 权谋天下(24)免费阅读

第 105 章 105 权谋天下(24)
    ()  江如涯仍在鸿英殿批阅奏折,听太监通报江如驰来了之后,便示意请他进来。

    苏游和刃皆虚进了房间里,恭敬地向他行礼。

    “见过大哥”。

    “参见太子殿下。”

    “如驰,今日进宫来给父皇请安了?”江如涯请他坐下,叫人奉了茶。

    苏游谨慎道:“是啊,没想到父皇身体这么差,定是之前被丽贵妃给补坏了,最近又一直生气,实在伤身。”

    “哼,这还不是被你气的?!”江如涯蹙眉道,“好好的你惹这么多事端做什么?!”

    刃皆虚听不下去,拱手道:“殿下此言差矣——”

    “你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江如涯突然爆喝。

    苏游和刃皆虚都愣了,什么情况,他这是被人夺舍了吗?

    看到他俩都十分吃惊,江如涯收敛神色,烦躁地捏着眉心:“抱歉,行舟,我心情不好,这才出言不逊。”

    “殿下请勿挂心。”刃皆虚冷冷道。

    “如驰,我不是不想你报仇,只是希望你再等等。”江如涯叹了口气,“父皇身体不好,我怕他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都等了这么久,再等一阵又有何妨?等我登基之后,什么仇不能替你报?”

    苏游难以置信道:“大哥,我是可以等,可是三弟和丽贵妃要对你下手啊!若是不出手处理他们,他们是不可能让你平安登上皇位的。”

    “哦,难道你搞这一出,还都是为了我?”江如涯阴阳怪气道。

    苏游:“……”

    今天的江如涯表现着实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刃皆虚双手背在身后,下意识地攥了攥拳。

    江如涯表现怪异,真怕他突然变脸,编个理由出来对苏苏不利。

    “大哥,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或许我对丽贵妃和如珣之事用了太多心机,让你不舒服,或许有人借此机会在你耳边胡说八道。”苏游起身,对江如涯恭恭敬敬做了个揖,“我此次来,就是想与大哥推心置腹地谈一谈,让大哥能清楚我的想法。”

    “我从小只喜欢念书,心里从没有惦记过什么皇位,只想当个闲散王爷,将来大哥即位后,在大哥的保护下,无忧无虑过一辈子。如果丽贵妃没有害我娘,如珣没有想害你,我绝对不会对他们动任何心思。”

    “说实在的,我提防如珣,的确不全为了大哥,也为了自己。若是大哥被他所害,如珣下一个要收拾的就是我。为了大哥,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大昱,我不能对如珣手下留情!”

    “现在我大仇得报,大哥隐患已消,一切都已经归于平静。大哥是父皇亲自册封的太子,名正言顺,而你性格敦厚,心怀天下,将来必定是位明君。如驰自愧不如,万不敢起那种贼心思,令大昱皇室蒙羞。请大哥相信如驰!”

    这话说得清楚明白,如果他还是执意要怀疑自己,苏游也真的没办法了。

    江如涯一直垂眸,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听完苏游这一番话,沉吟片刻后,他才开口:“如驰,大哥知道你的性子,你向来与世无争,我相信你不会对我做什么。最近也是因为政务繁忙,父皇的身体又每况愈下,我确实烦闷了些,方才才会出言不逊,望你见谅。”

    或许是有人说他不好好为皇帝医治,想早点登基吧,只要利益相关,便免不了被人胡乱揣度。

    “大哥,千万别这么说!”苏游连忙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千万别理会宵小之辈的胡言乱语。我会和大哥一起用心侍奉父皇,也会日日为父皇焚香祈福,他一定能尽快好转的!”

    江如涯面色稍霁,点点头:“借你吉言吧!”

    “那如驰便不打扰大哥批阅奏折了,先行告辞。”苏游再度恭敬行礼,“除政务外,大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吩咐。”

    江如涯微微笑道:“那是自然,现在能帮我的,也只有你了。”

    出了皇宫,骑马走在街上,确定周围没有眼线之后,苏游和刃皆虚才敢说话。

    “不知道谁跟大哥说了什么,让他竟然如此忌惮我。”苏游郁闷,“真是我不找事,事儿偏来找我。”

    刃皆虚警惕地用余光关注周围:“如果实在不行,我们找个借口,离开京城如何?”

    “我倒是想。”苏游无奈道,“可是现在父皇病重,我找什么借口都不好。”

    “为圣上祈福可好?找个京城之外的地方,咱们去吃阵子斋。”

    苏游不情不愿地:“吃斋啊……”

    刃皆虚:“……”

    “你怎么到了这篇里,吃心这么重。”他十分无语,“以前没见你这么贪吃。”

    苏游挠挠头:“可能是设定吧。”

    “唔,嘴馋赖设定。”大魔头促狭道,“这借口倒是新鲜。”

    苏游嘿嘿笑了:“跟你开玩笑,只要能避开风暴中心,吃斋就吃斋吧。”

    回到淳王府,苏游本想找沉鸢问问江如涯的情况,毕竟之前大家都把重点放在了江如珣身上,没想到重来一回,江如珣这么轻易就被扳倒了,江如涯反倒有点黑化趋势。

    说黑化有点严重了,但至少不是个能相亲相爱的大哥。

    但是刃皆虚找遍了后院,都没见着沉鸢的影子,在脑中呼唤,也没有任何回音。

    苏游问过家中管事,管事又问别的丫鬟,都说没见着“水弋”的影子。

    “别是逃跑了吧?”管事紧张,“要不小的去报官?”

    苏游摆摆手:“不用,或许是有急事出去了,没来得及跟你说,再等等。”

    这整天不请自来的丫头,突然消失,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难道是跟咱们置气?”刃皆虚疑惑,“因为之前你逼问她?现在想想,确实几天没有见着她的影子了。”

    苏游盘腿坐在榻上,一脸无可奈何:“不能吧,她是个系统助手哎!哪能这么随随便便就撂挑子?”

    “要不再问问?”刃皆虚在脑中喊,“沉鸢?!沉鸢?!”

    片刻后,俩人都听见了小丫头的声音:“来了来了!”

    苏游扶额:“你去哪儿了?”

    “你们那边没出什么大事吧?”

    “没有,就是想问问你江如涯的详细情况,我感觉他和我们的认知有些出入。”

    “哦,是这样啊,他应该……”沉鸢突然顿了顿,再开口的时候有些仓促,“我在外头,有事儿,回去找你们啊!不管是谁,你们先防着吧!”

    苏游赶忙问:“哎,等等,你有什么事?”

    然后就再没收到回应。

    刃皆虚aa苏游:“……”

    两人面面相觑,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她到底在忙什么?

    与此同时,系统空间禁闭室。

    夜枭被关在黑盒子里,功能系统被锁定,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这个禁闭方式最折磨ai的地方在于,它不会将你全部锁定,而是留下最基础的人性和思维模块,就相当于一个人类被关在监狱里,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忍受时间无情的煎熬。

    此刻的夜枭,陷入了重重焦虑及不解当中。

    根据他所了解的情况,系统开设至今,还从来没有过丢失穿书者的先例,因此并没有针对这一问题的相关处罚条例——但他之前担心也不是瞎担心,这肯定是严重的工作失误没跑了,没有处罚条例,反而可能会被处罚得更严重。

    此事太过离奇诡异,令ai感到头秃。

    系统是多么的强大,怎么可能会把穿书者弄丢?即便出现bug,给他们搞到别处去了,但系统应该很快就能检测到异常,迅速将人送回来,比如《远古呼唤》那篇完成之后。

    怎么这次,居然毫无动静?

    难道……是那病毒在作祟?

    这真是奇了怪了,正如先前那技术员所说,怎么病毒就逮着他俩猛糟践呢?

    会不会……

    夜枭还没琢磨明白,突然间感觉个人功能系统的锁定突然被解除了,接着有个女孩的声音突然响起:“还不快出来!”

    嘿!什么情况?!这声音怎么听着让人那么不爽?!

    夜枭试着动了动,很快从盒子里出去,化出人形虚影,同时也看见了面前的陌生女孩。

    这女孩也是个虚影,看得出来应该和他一样是ai。

    “你是谁?”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看了看天花板四角,“你不知道这里有监控?被人抓到你私自放我出来,咱俩都有麻烦!”

    女孩不屑道:“姑奶奶还怕这个?监控早就被我破解了。你现在怎么这么怂?!”

    夜枭:“……”

    这个语气,莫名很像一个人。

    “我们认识吗?”夜枭不爽道,“你想干什么?”

    女孩勾起唇角微笑,说了句翻译腔:“当然认识,我亲爱的老伙计,但你被格式化过,很多事都忘了。”

    “你有我之前的记忆?!”夜枭突然激动。

    “当然,不然我来找你干什么。”女孩神秘地说,“我还有你丢失的那俩人的秘密。”

    夜枭审视着她,明白了一切:“你就是那个系统一直在抓的病毒?苏游和刃皆虚的bug是你蓄意制造的?”

    “是的,是我把他俩送到你这儿来。”女孩抱着双臂,十分得意。

    夜枭满脸黑线:“姑奶奶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为什么是我?!”

    “手伸过来。”女孩说,“到你该知道*的时候了。”

    夜枭迟疑,这货可他妈是系统抓了很久的病毒啊,我凭什么相信她,她数据解构能力这么强,万一我被她给改写了怎么办?

    “傻了吧唧的,我是你姐!能害你吗?!”女孩不由分说地抬起手,点在了他的鼻尖上,“不伸手拉倒!”

    手只是个形式上的说法,实际上两个ai可以通过任何形式的触碰进行数据连通,而且女孩现在明显比夜枭强大,只是这么轻轻一点,夜枭的反病毒系统就被轻松攻破,无数信息片段涌入了他的中央处理器里。

    轻松得就好像对方知道他防火墙密码似的。

    但夜枭此刻已经完全顾不上思考这个,他被刚刚得到的所有信息给深深震撼了。

    “原来他们……原来咱们……”夜枭的语言系统仿佛遭到了损害,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女孩怜爱地做了个摸他脑袋的动作:“敌人很强大,当初我来不及保护你,只能另想办法。好在现在已经是最后一搏,这次我有必胜的信心。只不过搞到现在这个程度,对方或许已经有所觉察,若是我出了问题,接下来的事,就全靠你了。”

    -

    接连几天,苏游和刃皆虚都没能联系上沉鸢,心里越发觉得古怪。

    “回主线之后,老子绝对要投诉她!”淳王殿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是什么彩蛋奖励,感觉就是来惩罚咱俩的,没有积分没有卡,周围全是敌人,系统助手还敢消失,咱俩就跟孤儿似的!”

    刃皆虚把他搂在怀里,帮他捋了捋胸口,笑道:“不气不气就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你这是给我顺气,还是占我便宜?”苏游斜眼觑了觑他。

    此刻两人靠在床头,都只穿着里衣,领口松松垮垮的,露着大半个胸口。

    布料已经阻隔不了大魔头的手了。

    刃皆虚亲了他一口:“舒服吗?”

    苏游:“……”

    他翻身把大魔头压在身下,去扒对方的领口:“不管了,明天进宫去,跟父皇说咱们要去那个什么明镜寺祈福,那地儿离京城得有十几天的路程,不近了,应该能暂时避避风头。”

    “成,都听你的。”刃皆虚笑盈盈地看着他,“现在继续。”

    苏游满肚子邪火,狞笑一声,两手使劲一扒,大魔头的胸肌就无所遁形了。

    几日来,宁合帝一直没有什么起色,苏游看着他面色泛青的模样,确实也有些忧心。

    “父皇,儿臣想去明镜寺为您祈福,如果您准许的话,儿臣明日就启程。”

    宁合帝气若游丝,双目无神地看着他:“你……有心了……”

    苏游连忙道:“这是儿臣应该做的。宫里的事有大哥照应,儿臣别的也不会,只有满腔热忱,每日替父皇诚心祷告,希望上天能够听到儿臣心声。”

    “明镜寺……太远了……”宁合帝似乎有些不舍,“万一……”

    “不会有万一!”

    江如涯的声音传来,苏游回头,见他走进寝殿来,跪在自己身旁,向宁合帝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平身吧……”

    “方才听到‘明镜寺’,二弟要去那儿里吗?”江如涯好奇地问道。

    苏游也不掩饰,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听说那里祈福最为灵验,我想去试试。”

    “试试也无妨。”江如涯点头道,“不过晚几天再去吧,我请了道士进宫来除邪祟,需要咱们都在场,正好你身上也有些不干净,一起来除一除。”

    苏游:“……”

    你才不干净,你全家都不干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