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06 章 106 权谋天下(25)免费阅读

第 106 章 106 权谋天下(25)
    ()  尽管万般不情愿,江如涯都这么说了,宁合帝也很赞成,苏游只能留下来参加这个充满了封建迷信意味的法事。

    他对宁合帝和江如涯拱手:“此事对父皇很重要,儿臣自当留下来尽心尽力协助,那便等法事结束后,儿臣再去明镜寺吧,希望除邪祟和祈福能同时奏效,父皇的身体能尽快好起来。”

    “朕有你们……”宁合帝浑浊的眼睛里像是含了眼泪,“真是……老怀安慰……”

    苏游不打扰皇帝休息,多说了几句吉祥话就退出了寝殿,跟等在门口的刃皆虚走出老远,才把法事的事儿跟他说了。

    “江如涯不是要借着这个搞什么吧?”刃皆虚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苏游无奈地笑了笑:“是不是过于明显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法事,是想要父皇的命,还是想要我的命。”

    “我觉得他大概率还是想要你的命,要不然也不会阻止你离开。”刃皆虚道,“搞不好还想一箭双雕。”

    苏游叹了口气:“表忠心也不行,躲出去也不行,即便人言可畏,他也不至于对自己那么没自信吧!”

    刃皆虚想了想:“可能这些不是重点,上回圣上不是都说皇位该给你吗?即便这话没有传到江如涯耳中,这次你收拾丽贵妃和江如珣这事,锋芒太露,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或许他担心圣上会突然改变主意。”

    “而且父皇现在头脑不是很清醒,比较感情用事,在大哥看来,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苏游无奈道,“这真是莫须有之罪!”

    刃皆虚安慰道:“无妨,好在我们也有暗桩在太子府,看看能不能提前做准备。”

    “这次我只怕太子府的暗桩不起作用,要不然这两天咱们都没听说请法师的事。要是在宫里准备,咱俩可真是双眼一抹黑了。”苏游郁闷地说,“要不我学历史上那些先贤们,装疯吧!”

    刃皆虚:“……”

    “这也太突然了吧。”他摸了摸苏游的后脑勺,“这么弄谁会信?”

    苏游耸了耸肩:“等回头咱们打听一下这法事流程是什么,看看哪个程序上好坑我,做好充分的准备,然后到时候见机行事。”

    此时两人出了宫,上了马车,苏游又说:“要是我真的装疯,你可得护着我,我能演得凄惨点,但是千万别让我表演吃屎。吃土我忍了,吃屎万万不行。”

    “放心吧,我定护着你。”刃皆虚把他往怀里一搂,“实在不行我就带你逃出宫去。”

    苏游想了想:“我想,实在不行咱俩鱼死网破得了,找个悬崖一跳,等于任务失败,不就能回主线了吗?”

    “哎!你这样想可不行!”沉鸢的声音突然在他们两个脑中出现,“这种蓄意破坏任务的事会被处罚的,而且处罚完了还会被送回来重新开始,就连彩蛋任务也不能例外!”

    刃皆虚冷笑:“哟,您办完事回来了?”

    苏游心里翻白眼:“不用我们喊你就能上线,是不是一直躲在哪儿听墙角呢?”

    “人家纯洁少女,谁要听你们哼哼唧唧!”沉鸢毫不留情道,“大部分时间都是屏蔽你们对话的,刚才恰好听到罢了。”

    苏游aaa刃皆虚:“……”

    这么恰好的吗?

    等俩人回了淳王府自己屋,沉鸢就跑过来找他们。

    看她全须全尾的,苏游也就放了心。

    虽然他嘴上呲儿她毫不留情,也怀疑她有情况瞒着自己,但是毕竟合作一场,他并不希望她有什么危险。

    “江如涯搞这个法事,肯定是要害你。”沉鸢也没再说废话,“你别光躲,抓紧机会反杀他才对,这样就不算用心机去抢皇位了,你总能接受了吧?”

    苏游再次强调:“我不想跟他争皇位,反杀什么啊反杀!”

    “你要不反杀他,他还是会继续搞你的!”沉鸢着急道,“你怎么还是不开窍?”

    刃皆虚恰当提出了质疑:“用正当手段得到皇位,不是你给我们的任务吗?又不是苏苏自己定的。”

    “我这不是考虑到你们都是善良的人,不会接受用非法手段获取皇位嘛!”沉鸢理直气壮道,“我才跟系统内争取的,还不是为了照顾你们的情绪!”

    苏游冷笑:“我可真是谢谢您了!”

    “大佬,我求求你了。”沉鸢突然可怜兮兮地哀求他,“我承认,我是有事瞒着你,但我现在不能说——即便说了你也不会信。只要你得到皇位,把那皇冠戴在头上,到时候就会明白一切。”

    刃皆虚问道:“只有这个办法吗?”

    “对,只有这个办法。”沉鸢斩钉截铁道。

    闻言后,刃皆虚看了看苏游,这事儿得对方来做选择,不管他怎么决定,自己都会支持他。

    苏游沉吟片刻:“好,我姑且试试。人都要杀过来了,我也不能站在这儿等着挨宰。”

    沉鸢松了口气,站起身:“那就好,多谢开窍。你们好好准备吧,我也得做点准备去。”

    “你准备什么?这事儿还有你掺和?”苏游突然问。

    “作为你们的系统助手,我总得暗中相助吧。”沉鸢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毕竟这次你们没有辅助卡可以用。”

    苏游笑道:“你有什么计划,不说出来我们方便配合吗?”

    “我没计划,而且是我配合你们,这个主次关系可不能搞错了。走啦~”沉鸢对他们摆摆手,一蹦一跳地离开了房间。

    刃皆虚帮苏游脱去外袍,问道:“真要反制江如涯?”

    “还没想好,但是方才那句话也是真心的,如果他一直想弄死我,就算我跑到天涯海角也没用。”苏游无奈道,“法事那天还是看情况,就算是反杀江如涯,我也得是‘被迫’的,要是不占理,想顺利登上皇位也不那么容易。”

    刃皆虚点点头:“嗯,确实。”

    “虚虚,我觉得沉鸢更奇怪了。”苏游没骨头似地靠在刃皆虚身上,“你不觉得她有种终于要迎来大结局的轻松感吗?”

    刃皆虚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他靠得更舒服一些:“你就别研究沉鸢了,反正她什么也不说。专注自身吧。”

    “有道理!”苏游懒洋洋地说。

    不用他们去打探法事流程,第二天,江如涯就派人把流程和注意事项送到了淳王府,也没有什么复杂的,无外乎都是沐浴斋戒等表示诚心的一些做法。

    苏游和刃皆虚研究半天,看着也没什么需要他去做的,都是跪在周围一切默念法师要求的咒语,主要的活儿都是法师来做。

    这样看,好像也没什么地方有坑等着他。

    “总不会往我身上泼什么狗血,让我现形吧?”苏游调侃道,“咱们这是古代架空,又不是古代幻想。”

    刃皆虚哈哈大笑:“除非江如涯或者法师真的会什么法术,否则我看是不成。”

    “诶?!你说要是江如涯到时候真要搞我,说什么邪祟在我身上,或者说我就是邪祟,岂不是麻烦。不如我让沉鸢想办法给他弄条尾巴或者犄角,说他是妖怪,这事儿不就能解决了?”苏游促狭道。

    “我看行,咱问问?”

    苏游在脑海里呼唤沉鸢:“沉鸢,小丫头,快出来,我们有个办法跟你商量商量。”

    谁知这次沉鸢又没了动静,刃皆虚也跟着喊,同样没有结果

    “她到底准备什么去了?”苏游实在纳闷,“别是去替我暗杀江如涯了吧!”

    刃皆虚弹了弹他的额角:“你可真够脑洞大开的。”

    “算了,咱们弱小又卑微的穿书人,怎么能管得了系统助手大人。”苏游无奈,“但愿明天大场面的时候她老人家能在,要不然咱俩真成孤儿了。”

    现有的人手也打探不出个具体消息,只知道那法师确实是个正经法师,之前就很有名气,才能被太子殿下请进宫中做法事。

    其他的看起来也一切如常,转过天来,苏游再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刃皆虚一起进了宫。

    做法事的地方在宁合帝的寝殿,省得折腾老皇帝。

    到了门口,刃皆虚无奈停住脚:“你进去吧,有什么不对就大声喊我,我立刻去救你。要是永安卫突然来,我也进去。”

    “要是能脑内连通就好了。”苏游又叫了几声沉鸢,这丫头依然没有动静,他心里稍微有点不淡定了,“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这关键时刻都不出现。”

    刃皆虚微微蹙眉:“算了,别管她,她是系统助手能有什么事,现在还是你重要。”

    “淳王殿下,隋侍卫。”太监赵琪从寝殿里出来,恭恭敬敬对他俩行了礼,“太子殿下说,隋侍卫整日与淳王殿下相伴,万一真招惹了邪祟,隋侍卫恐怕也不能幸免,还是一起参与法事的好。”

    刃皆虚立刻拱手:“多谢太子殿下关照。”

    苏游却很不放心地瞥了他一眼,心想,这么体贴,大哥怕不是要把我俩一勺烩?

    不让虚虚跟着,他肯定也不愿意,既然这样,就既来之则安之好了。

    两人随赵琪一起进了寝殿里,便见里边烟雾缭绕,宁合帝龙床附近摆起了一个高案,上边放了三清的牌位,燃了红烛,点着辟邪的盘香。

    寝殿正中有个身穿道袍的法师,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拿着点着的艾草墩儿,正到处挥舞,应该是驱除房间内的邪气,做法事之前的准备。

    除了一些生辰八字犯冲的,皇家的其他儿女也都过来了,把偌大的寝殿占了个满满当当。这伙人全都盘腿坐在房间的另一头,江如涯作为太子,自然坐在他们的首位。

    “如驰,行舟,你们来了!”江如涯站起身,表情肃穆地迎过来,“先去给父皇请安,接着过来用艾草熏一熏。”

    苏游和刃皆虚向他拱手,接着便按照他所说的,到龙床附近给宁合帝磕头。

    今天是重要场合,行个大礼也说得过去。

    宁合帝今日状态还不错,能够坐起来靠在床头,他看到苏游和刃皆虚,有气无力地说:“但愿这次能把邪祟彻底清除,不光朕,如驰你也得慢慢好起来。”

    “儿臣谢过父皇,还是父皇的龙体最为重要。”苏游诚恳道。

    随便说了两句话,他和刃皆虚就走到神案这边,有法师的助手、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小道士用点着的艾草墩儿在他俩周身熏着,熏得苏游不由地咳嗽了起来。

    “如驰,身体还没养好?你这样气虚体弱,最容易受邪祟侵蚀,万一被上了身就麻烦了。”江如涯担心道,转头吩咐那法师,“真人,一会儿特意给淳王多驱一驱。”

    还没等那法师吭声,刃皆虚立刻道:“回太子殿下,淳王殿下身体已经恢复了,只是他闻不得艾草味儿,容易被呛到。”

    不要带话题节奏啊魂淡!

    苏游也连声说:“大哥不必担忧,我只是喉咙痒,无妨的。”

    江如涯审视着他,并未多言,只是点了点头。

    吉时已到,法事正式开始。

    那位不知道什么真人挥舞着桃木剑比划来比划去,看着特别玄乎,口中喃喃念着《净口神咒》:“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却邪卫真……”

    苏游和刃皆虚并排盘腿坐在江如涯身边,俩人不约而同在脑海中呼唤沉鸢的名字。

    然而他俩前后叫了无数声,仍旧没有人回应。

    苏游心中越发觉得不对劲。

    念完《净口神咒》,法师又开始念《净心神咒》:“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最后他拿起案上放着的一个碗,喝了碗里的酒,“噗”地一声喷在手中的符箓上,又用桃木剑挑了,放在烛火上燃烧,将烧成灰的符箓泡在了另一个盛了酒的碗里。

    苏游看着那个碗,心想,不会要父皇喝这玩意吧?喝下去不得立刻一命呜呼了?

    不料接下来法师手一扬,那碗纸灰酒当头就泼在了他身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