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07 章 107 权谋天下(26)免费阅读

第 107 章 107 权谋天下(26)
    ()  被泼了一脸混着纸灰的酒水,苏游心里只有一句“妈卖批”非常想讲。

    刃皆虚见状大怒,对那法师大喝:“你竟敢对淳王殿下不敬!”

    “殿下邪祟缠身,贫道这是为您驱赶,以免沾染到圣上。”法师气定神闲道。

    旁边的江如涯似乎没有为苏游说话的意思,正色道:“行舟你稍安勿躁,真人请继续。”

    法师接着继续念念有词,挥舞着手里的桃木剑满屋子里跳大神。

    刃皆虚看了看苏游,碰碰他的手肘,轻声问:“你没事吧?”

    苏游用袖子擦了擦脸,眨眨眼睛,觉得自己确实不太好。

    眼前的所有景象开始重影,他的头也越来越沉,脖子简直支撑不动,觉得直往下坠。

    更要命的是,这阵突如其来的眩晕过后,他突然感觉一股浓浓的恨意从胸中油然而生,同时鼻端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让他变得躁动、暴戾,直想冲向那气味的来源,将它毁灭!

    不好!那气味来源于龙床!他明确地感觉到,自己很想冲过去,砸烂那个床上躺着的人!

    即便是被药物作用,苏游凭借仅剩的意识一下子倒向了旁边刃皆虚的怀里,小声说:“他诱我杀父皇,快制住我!”

    “殿下!”刃皆虚惊恐万分,紧紧扣住苏游的腰。

    然而这个时候,苏游已经失去了清醒的意识,两眼圆睁,瞳孔中泛起血色,整个人都处于狂暴的状态,开始拼命挣扎。

    他已经认不出刃皆虚,指甲抓烂了对方的衣服,甚至深深抠进了大魔头的皮肤当中,十指已经被布料磨破,鲜血淋漓。

    “你方才往淳王殿下脸上泼的什么?!”刃皆虚咬牙忍着疼,死死按住苏游,立刻质问那个所谓真人。

    这一定是江如涯的诡计,若是自己制不住苏游,对方定会大做文章,指责淳王发狂,试图行刺皇帝,在场兄弟姐妹有目共睹,江如驰浑身长嘴都说不清!

    现在的情况也很棘手,苏游这般失去理性,定会被江如涯反咬,称他邪祟附体!

    但只要不伤及皇帝和太子,还可能有一线生机,所以刃皆虚必须要把矛头指向那法师,一口咬定是他对淳王做了手脚。

    果然,法师坦然道:“是淳王殿下身染邪祟,被邪祟控制了神识,与贫道无关。”

    在场所有年幼的皇子公主都吓坏了,相互抱成一团,浑身颤抖地看向江如涯。

    江如涯背着手,像是连惊慌和着急都不再掩饰,假惺惺地问法师:“哦?真的吗?”

    “贫道驱除邪祟这么多年,自然心里有数。”法师恭敬做了个揖,“唰”地亮出另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宝剑,“可惜淳王殿下被邪祟控制已深,只能一并斩死,才能彻底驱除!”

    江如涯痛彻心扉道:“为了父皇的安危,为了大昱的国运,真人……请下手罢!”

    他吃准了隋行舟现在忙着治住江如驰,无暇抵抗,而这个法师本身功夫也好,若是动作快的话,能将两人一并斩杀。

    如果隋行舟松手放开了江如驰,那么淳王殿下便会直奔龙床,赤手空拳也能将皇帝开膛破肚!

    哈哈哈哈,无论怎样,都是一箭双雕!

    人一旦陷入癫狂,力量会比平时大许多倍,苏游虽然瘦,现在拼死挣扎,一时间连刃皆虚都很难控制住他,确实分.身乏术,眼看那法师的寒光锃亮的剑向苏游刺过来,他只能紧紧抱住苏游转身,用自己的后背为对方挡住一剑——

    “噗嗤”一声,长剑穿透了刃皆虚的肩胛骨,刺中了苏游的心口!

    突如其来的疼痛令苏游突然恢复了片刻神智,他瞪大双眼,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刃皆虚背后的剑身,手掌皮肤瞬间被锋利双刃割破,他疯狂地想要把剑从大魔头的后背里拔.出去。

    不行,不行!

    不能再这样!

    苏游眼中噙满了泪水,虚虚不能死!

    “虚虚!”他痛苦地大喊道,握着剑身的手已经被锋利的刃割得血肉模糊,可他却没了力气。

    刃皆虚低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我没事……我还能忍……松手,别抓着剑,很疼……”

    “疼……很好……”苏游又哭又笑,“能让我清醒……”

    刃皆虚伏在他肩头,微微咧嘴笑了笑,牙缝里都是鲜血,他痛苦地皱眉,一口浓血吐在苏游银色的外袍上,鲜艳而狰狞。

    旁边有小皇子尖叫:“二哥恢复神智了!邪祟被除掉了!不要杀二哥!”

    江如涯厉声道:“什么虚不虚的,人都认不清了,怎么能说他恢复神智?”

    他对着那法师使了个眼色,法师一点头,握着剑柄使劲一抽,利刃从刃皆虚的后背撤了出来,正要再捅一剑。

    就在此时,刃皆虚忽然生出浑身力量,他一手紧紧搂住苏游的腰,令人猝不及防地起身,另一只手抓住法师的手腕使劲一挽,那锋利的剑刃便从法师的脖颈上划过!

    旁边小道士惊恐尖叫:“*!”

    法师脖颈登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口,他双眼圆睁,双手试图去捂脖子上的伤,“咣”地摔倒在地,整个人像濒死的鱼一样打了几下挺,很快就不动了。

    而刃皆虚就借着这个机会,迅速抄起神案上的酒瓶,“哗”地泼向江如涯的脸!

    这酒有问题,只要对方也中招,就能证明苏苏是清白的!

    他来不及想江如涯是不是已经服过解药,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扔掉酒瓶,刃皆虚抱着苏游,无力地向下坠,跌坐在地面,堪堪靠在了一旁的柜子边。

    两人忍着锥心刺骨的疼痛,仰头去看江如涯的反应。

    江如涯一脸酒水,却显得更加神采奕奕,他得意地看着苏游和刃皆虚,背着手道:“想不到吧,这一世,你还是会落在我手里。”

    苏游靠在刃皆虚怀中,他尽管只被刺中了心脏,并没有刺穿,但他流的血不少,在药物的作用下也已经有些失神。

    “什么意思?”他无力地眨了眨眼,看向江如涯。

    刃皆虚后背被穿透,疼痛难忍,他茫然地盯着江如涯的脸,脑子像是卡住了,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江如涯向两人弓了弓腰,笑道:“侍卫隋行舟,冲撞三皇子,哦不,这一世,是太子,有谋害之嫌,被当场捉拿,赐予——剜心之刑!”

    刃皆虚没听明白,因为那个场景他没有见过,可是苏游突然懂了,他惊讶地瞪大眼睛:“你、你是江如珣?!你不是江如涯!”

    “不,这一世,我就是江如涯。”江如涯笑容阴森,“你以为靠着病毒帮忙,就能再次回来吗,苏刃?!尊贵的s001!”

    苏游这下又迷惑了,他不是古人吗?什么s001?苏刃又是谁?

    刃皆虚发觉周围变得十分安静,他缓缓回头,看见靠墙坐着的那些皇子公主,全部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呆坐不动,他又扭头到另一边,看到龙床上的宁合帝,靠着床头,保持着一个伸手的动作,也不动了。

    “苏苏……”他说话的声音像是拉风箱一般,“我想,他是……系统……”

    苏游大约也猜到了这个事实,但他心里不想承认,他喃喃地说:“不对……不对……沉鸢说,不会有另外的穿书者……”

    “沉鸢?”此刻的“江如涯”冷笑,抬手一抓,居然在虚空中抓出了一个女孩的虚影,拎着她的脖子送到苏游面前,“是她吗?”

    苏游睁大眼睛,认出了那就是曾经带自己回到十年前惠贵妃寝殿的,真正的沉鸢。

    可鬼使神差地,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沉鸢的身影,看起来这么熟悉。

    他目睹上一世隋行舟遭遇剜心之刑后,魂魄离体,正是一个影子出现,让对方暂时回到了躯壳里。

    虽然没有证据,但苏游莫名其妙地认定,那个青烟一般的虚影,就是沉鸢。

    “江如涯”阴阳怪气道:“我是真没想到,你的ai竟然这么忠心,幸亏我及时发现,进来替换了之前的江如涯。这个丫头片子倒是聪明,意识到npc出了问题——她昨晚居然想来杀我,你说她傻不傻?!我是系统的主神,她以为能杀得了我?!”

    “你才不是主神!”沉鸢应当是被锁住了一些功能,身体无法自控,整个人影垂直地耷拉着,但并不影响她说话,此刻她尖利地大叫,“是你故意害死我老板,是你抢了他的主神之位!”

    “江如涯”怒喝:“闭嘴!是他没本事才会死在我手上!”

    “是你故意陷害他!”沉鸢怒道,“你骗他把自己的记忆储存起来穿进这篇文里,是你偷偷改了这篇文的设定,你利用他们的善良害死了他们!”

    什么跟什么?苏游彻底茫然了。

    什么主神,谁是主神?

    谁害了谁?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刃皆虚虚弱地说,“苏苏,你原名苏刃,编号s001,是这个穿书系统的主神。”

    沉鸢带着哭腔对苏游道:“老板!虚哥说得对,你才是主神,这个只是冒牌货!夜枭!夜枭!就趁现在,快点!”

    就在此时,一个男青年的虚影从突然凭空出现,他“嗖”地一声钻进了旁边小道士的身体里,小道士瞬间从僵直状态“活”了过来,直奔一侧案上摆着的皇帝冠冕,将它举起来往苏游脑袋上使劲一扣!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江如涯”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虚影就被从小道士的“身体”里弹了出来。

    那男青年站在苏游和刃皆虚面前,笑着冲他们招手:“虚哥,还记得我吗?我是夜枭!”

    “你怎么才来?!”沉鸢怒道,“差点就错过机会了!”

    夜枭挠挠头:“姐!这个冒牌货派了好多技术员对我围追堵截,我费了老鼻子劲才甩开他们!”

    刃皆虚疑惑地看着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如涯”拎着沉鸢的脖子,目光警惕地盯着被戴上了皇冠的苏游。

    对方双目呆滞,毫无反应。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苏游的脑中再度涌入了大堆数据。

    而这次的接收无比顺滑,就像灵魂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躯壳里。

    沉鸢哈哈大笑:“方才怕这冒牌货动手脚,我不敢说,现在敢说了!虚哥,我叫老板争皇位,是因为当初穿书的时候,他把自己所有的记忆都放在了这顶皇冠里,只要他完成任务,登基大典上戴回皇冠,就能恢复记忆,和你一起回到主神空间!”

    “可惜我和夜枭都是虚影,没办法触碰皇冠。而且我们不确定,如果违反故事进度,提前把皇冠给老板戴上有没有用——是这冒牌货高兴得太早,提前结束了穿书进程,夜枭才能利用npc的身体把皇冠戴在老板头上。现在看来,已经起效了!”

    此刻苏游脑袋上戴着皇冠,一脸信息过载的呆滞模样,刃皆虚偏头看看他,没有去打扰,抬头问夜枭:“那我是谁?”

    “我们只知道你的编号是x002,名叫方自虚,是系统副主神,也是我的创造者和性格养成人。”夜枭抱着双臂,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地温和,语调却颇为促狭,“至于你和主神是什么关系,你自己猜喽。”

    “江如涯”恼火道:“你们才是高兴得太早!”

    他把手里的沉鸢狠狠往地上一扔,伸手一抓,手中突然出现一柄周身闪着荧光的数据组成的大刀,举起来就往刃皆虚和苏游身上劈去!

    沉鸢明显被锁定了,躺在地上起不来,她大喊道:“夜枭,别光看着啊!”

    “知道!什么年代了还变刀,土不土啊你!”

    夜枭双手一拉,两手中出现一团数据锁链,向“江如涯”身上缠去,然而“江如涯”到底是个冒牌主神,抗击数据进攻的能力还是有的,夜枭的锁链束缚不住他,他还是一步步向苏游两人走去——

    就在这时,一束鲜艳的七彩数据锁突然从苏游的手里弹出,径直飞向“江如涯”。

    这东西比夜枭的简单的数据锁链看起来牛逼多了,它先是击碎了“江如涯”手里的大刀,又将他重重缠绕,逼得一团数据虚影从“江如涯”的躯体里飘出来,接着被七彩数据锁紧紧锁了起来。

    从画面上看,那人是一个面容阴鸷、大约三十岁的男子,此刻他被一条七彩“绳”全身绑住,正恼火地看着苏游和刃皆虚。

    沉鸢惊喜大喊:“老板,你恢复记忆了?!”

    “多谢你,沉鸢。”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孟冬,你鹊巢鸠占的日子,到头了。”

    苏游摘下头上的皇冠,他模样并没有改变,周身的气质却变得更加沉静,给人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他笑容温和,只是在自己身上随便一拍,就换去了古装,变成了一个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裤的年轻男人。

    刃皆虚呆呆地看着对方——这个男人时常在自己的梦里出现,可是一直看不清脸,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梦到的,就是苏游。

    苏游,或者说是苏刃,轻轻拍了拍刃皆虚的肩膀,大魔头也瞬间变了个模样。

    他的面容也没有什么太大改变,只不过眼角眉梢褪去了之前的锋利,看起来英俊而绅士。

    此刻的刃皆虚,是个身着休闲黑白宽格子衬衫、宽松黑色棉布裤子的型男,身上的伤也毫无踪影。

    他诧异地低头看着自己,又看看苏游:“苏苏?”

    夜枭忍不住道:“虚哥还是这样最好看。”

    “谁说的,虚虚怎么样都好看。”苏刃在刃皆虚——现在应该叫方自虚——的眉心轻轻一点,温柔道,“宝贝,醒来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