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108 章 108 前情(1)免费阅读

第 108 章 108 前情(1)
    ()  五百层的穿书系统空间大楼顶层,方自虚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子,从电梯里出来,一路走,一路跟遇到的同事们打招呼。

    同事里有许多人类,也有很多虚影化的ai,大家相处起来态度都非常自然。

    他到了“主神办公室”门口停下,敲了敲门。

    “请进。”

    方自虚推门进去,看见青年的背影,唇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房间里拉了厚厚的窗帘,把外面的光亮挡得丝毫不透,苏刃背对着门口,坐在转椅上,眼都不眨地看着面前的屏幕。

    那是一面宽阔的弧形虚拟屏,画面分成了若干小块,每一个小分屏都在播放着不同的剧情。

    有的是古代架空王朝,有的是末日废土,有的是现实故事,有的是西方奇幻,不一而足。

    苏刃坐在那里,屏幕散射出来的光影落在他的瞳孔上,而他的眼睛看似一动不动,实际上正飞快捕捉着眼前的画面。

    “歇一歇吧,主神大人。”方自虚把手里的纸袋放在一旁的办公桌上,“给你买了好吃的。”

    “是什么?”苏刃依旧没有动。

    方自虚也不说话,笑着把袋子打开,从里边拿出食品盒,打开后用小叉子叉起一块,打算走过去往苏刃的嘴边送。

    这个时候,一个虚影突然从苏刃手腕上的个人终端里窜了出来,落在方自虚面前,惊讶地看了一眼:“哇!是糯米糕!”

    “糯米糕?!”苏刃这下终于有了反应,他抬手一挥,一下子收起了面前的虚拟屏,向方自虚转过身去。

    方自虚:“……”

    “沉鸢!”他无可奈何道,“你又给我提前泄密。”

    “嘁……你也就是投喂我老板,还能有什么新的招数。”沉鸢撇撇嘴道。

    见苏刃转过身去,她笑盈盈地扬手把窗帘拉开,明媚的光一下子从落地窗映了进来。

    尽管背过了身,这强光还是挺*,方自虚眼疾手快地伸手捂住了苏刃的眼。

    “沉鸢,我看你是想弄瞎我。”苏刃捧住了方自虚的手,但不耽误他张开嘴,“啊——”

    方自虚把另一只手里叉着的糯米糕喂进他嘴里,看着他淡红色的唇咬住白色的糯米糕,轻轻咀嚼着,心里突然就觉得有些痒。

    这人真是,诱而不自知。

    旁边沉鸢实在看不下去,故意捂上双眼:“噫……你俩能不能收敛点?本ai的眼都要瞎了。”

    “瞎说什么。”苏刃眼睛慢慢适应了光线,把方自虚的手还了回去,这会儿他的耳朵明显红了,“还不是因为你拉窗帘太快。”

    “哦……”沉鸢拖着长音,促狭道,“怪我怪我。”

    “当然怪你,不然还能怪谁。”夜枭从方自虚的个人终端里出来,毫不气地怼她,维护自己老板,“虚哥就是帮把手而已,你真是看太多纯爱小说了,腐眼看人基。”

    方自虚在一旁十分心虚,讪讪地没说话,目光却在苏刃身上流连,待对方的目光看向自己,又立刻挪开。

    “夜枭,跟你姐说话气点,怎么见人就怼。”他假意教育自家ai,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嘿嘿,听见没!虚哥认证,我是你姐!”沉鸢大摇大摆走到夜枭跟前,抱着胳膊,“快叫姐!”

    夜枭悲愤地梗过脖子:“ai可杀不可辱!”

    “叫嘛!”苏刃在旁边撺掇,“你俩是我和虚虚从同一个基础程序里开发出来的,她还比你早诞生两秒钟,怎么不是你姐姐。”

    夜枭气呼呼地说:“主神大人,难道你要强迫我吗?”

    苏刃:“……”

    “怎么说得好像是我强抢良民似的?”他委屈巴巴地看向方自虚,“虚虚,你脾气这么好,怎么ai养得脾气这么坏。”

    方自虚无奈道:“唉,我的错,惯坏了。”

    他走回办公桌边,继续从纸袋里拿出好几个食品盒:“还有烤肠、羊肉串和臭豆腐,都是你爱吃的,来吧,当我赔罪了。”

    “嘿嘿嘿!我又没说真的怪你。”苏刃嘻嘻嘻地坐在转椅上滑过去,“斯哈斯哈!馋死我了!”

    “那你慢慢吃,我回办公室了。”

    苏刃遗憾道:“这就走吗?”

    “老板是拼命三郎,我这个二把手能给你丢脸吗?”方自虚想抬手去摸他的后脑勺,但是抬了还没半寸,便又收了回去,抄进裤袋里,“吃完歇一会儿,别把自己搞得太累。”

    这一幕被沉鸢和夜枭尽收眼底,沉鸢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夜枭看她这个表情,瞪了她一眼。

    回到自己的副主神办公室,方自虚靠在沙发上,深深叹了口气。

    “虚哥,你这样不行啊!”夜枭着急,“喜欢就表白嘛!下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打马虎眼了。”

    方自虚苦笑道:“我不知道怎么说。”

    “直说呗!我感觉主神也喜欢你。”

    “感觉可不做准,他人好,又信任我,未必是那种喜欢。”方自虚闭上眼道,“我不想说出来让他尴尬。”

    夜枭盘腿坐在他旁边:“你对他这么好,处处都想着他,他怎么会不喜欢你?主神也不能这么大架子吧!”

    “感情不是这样算的,看来你的情感模块还得细化。”

    “其实我对他很有意见。”夜枭委屈道,“感觉他是仗着你的喜欢有恃无恐,还不说出来,只会利用你折磨你。”

    方自虚睁眼,戳了戳他那虚影的脑门:“不许你这么说他。他一心都在工作上,或许并没有觉察到。我能照顾他已经很满足了。”

    两门之隔,苏刃已经把方自虚带回来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捂着肚子哀嚎:“啊,撑死我了……”

    “吃不完就别吃嘛!”沉鸢无奈,“把自己撑坏了不是活受罪?”

    “那不行,虚虚带回来的东西,我当然要吃完。”

    沉鸢再度翻白眼:“你这份心他知道吗?老板,我说你也太怂了吧,我这助攻都助不动。”

    苏刃的脸又红了:“那我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说。”

    “不知道怎么说您就别说。”沉鸢一脸糟心,“我都给您放那儿了,您否认个什么劲?”

    “我怕他和我想的不一样,万一get了,疏远我怎么办?”

    “那不可能,虚哥一心扑在你身上,就算跟全系统作对,他都会坚定站在你身边。”

    苏刃不好意思道:“别瞎说,他也没那么是非不分。”

    “愁死我了,老板,你真是愁死我了。”沉鸢嘟嘟囔囔,“难怪你只能写无cp的文,简直就是爱情*。”

    苏刃:“……”

    “这就是人身攻击了,沉鸢。”他悻悻道。

    方自虚正在聚精会神地工作,听到门板被敲了几下,苏刃的脑袋探了进来:“忙不?”

    “不忙,有事你叫我嘛,我过去找你不就行了。”方自虚起身道。

    苏刃摆摆手:“嗐,我又不是没长腿。”

    然后他就听见沉鸢在自己脑子里说:“你是没长嘴,你俩都没长嘴!”

    他抬手关掉了个人终端。

    “过来坐。”方自虚到办公室的小吧台给他做咖啡。

    苏刃坐到吧椅上,兴致勃勃地说:“我又有了个脑洞,想写篇新文。”

    “哟,你这么爱be美学,又要有读者被你虐哭了吧。”方自虚打趣道,“《希望之刃》和《远古召唤》成绩都不好,你倒是越挫越勇。”

    “那我就是为爱发电嘛,这还不行?”

    “行,自己开心就行。”

    “写文能减压,算我的副业吧,哈哈~也算给咱们系统提供素材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有穿书者穿进我的小说里。”

    方自虚笑着看他:“会有的。”

    “但我这次准备挑战自己。”苏刃试探道,“这次我要写有cp的,写纯爱小甜文。”

    方自虚打好奶泡,正要把牛奶注入咖啡,闻言挑眉惊讶道:“你?小甜文?还要有cp?”

    “怎么?不信我会写爱情线吗?”苏刃感觉受到了打击。

    “当然不是,你审核过那么多小说,肯定什么都会。”方自虚在咖啡里拉出了一个简洁的心形图案,把杯子推到他面前,“你一定能写好。”

    苏刃看着杯子里洁白的一颗心,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在怦怦跳:“我这次要写星际abo,写霸道暴君爱上我。”

    “嚯,流量密码,这回肯定能火。”

    “那你帮我给暴君取个名吧。”苏刃抿了口咖啡,“我最怕取名了。”

    方自虚想了想,点头道:“好啊,就叫埃苏吧。”

    爱苏,嘿嘿!

    “埃苏?”苏刃一愣,“为什么?”

    “苏”字和我有关吗?

    “这哪有为什么,就是随口取的。”方自虚口是心非地避开他的眼神,“不好的话我再取一个。”

    苏刃连忙道:“不不不,挺好的,就这个吧。”

    “cp名可以叫安然。”方自虚调侃道,“安然度日,多好,这不是你勤奋主神的梦想吗?当一条爱享乐的咸鱼。”

    苏刃打了个响指:“这个好,不过‘安然’太多了,我改成‘冉冉升起’的‘冉’吧。”

    “唔,不错。”方自虚突然凑近他,目光灼灼,“两个主角名字都帮你搞定了,要怎么谢我?”

    这俊脸离自己只有几厘米,似乎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苏刃突然慌了:“啊?咱俩这种关系,还要谢的吗?”

    “咦?咱俩什么关系?”方自虚端着杯子,手心捏出一把汗,这算是他试探的极限了。

    夜枭在他脑中嗷嚎:“加油啊虚哥!”

    苏刃挑眼看他,反试探:“同事?”

    看着对方红起来的耳朵尖,方自虚心跳“咣咣”的,故作失望道:“这么疏远吗?”

    “不光是这样。”苏刃连忙道,“好搭档,你是我的好搭档。”

    方自虚紧紧看着他的眼睛:“是不是可以再深入一点?”

    苏刃:“……”

    这人是不是故意的,他看出我的心思了吗?

    “好了好了,不为难你。”方自虚深吸一口气,准备和盘托出,“苏苏,我——”

    突然间孟冬推门而入:“主神,你果然在这儿。”

    “日……”夜枭恼火地在方自虚脑子里说,“傻x真会挑时候。”

    看到同事来了,苏刃立刻进入工作状态,整个人都正经了起来。

    方才那个害羞的像小白兔一般的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人虽然看起来还是温和的,但气场却十分强大,给人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什么事?”他认真问道。

    孟冬看了眼方自虚:“正好两位都在,我顺便说了吧——为什么打回我的提案?我认为有必要约束系统助手具象化的自由度,以免占用过多的系统资源!”

    “系统资源是需要节省,但是不能省在系统助手上。具象化有利于ai的性格养成,如果他们只是在网络中的一个声音,不能尽可能去接触身旁的人类的话,那他们在帮助穿书者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会少了很多人性,变得过分机械。”

    苏刃非常耐心地说:“ai不是我们的工具,我们应当尊重他们,帮助他们更加人性化,我们的穿书系统也不应当以利益为重,而是利益和穿书者体验并举。”

    “你说得倒轻松,可是我们的系统考核成绩明显低于别的系统,就因为你这些过分理想化的举动,导致我们一年到头白忙活,这你要怎么向同事们交代?”孟冬轻蔑道,“难道以后的年终奖就每人发一个听话懂事的ai回家逗乐玩?”

    夜枭在方自虚脑子里大吼:“*!这个混球怎么什么都想得出!”

    没等苏刃吭声,方自虚已经恼了,这个孟冬身为第三把手,平日里工作不认真,却总来挑苏刃的毛病,张口闭口都是利润,实在令人瞧不起。

    “难道我们系统现在亏损吗?”方自虚鄙夷道,“哪年年终你少分系统币了?系统建设目光要长远,急功近利只会让我们的运营情况越来越差!”

    孟冬冷笑:“副主神认为主神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当然会站在他那边说话。”

    “顺序搞错了,我站在他这边,是因为他说得确实对。”方自虚冷冷道。

    苏刃挥了挥手:“不必再吵,孟冬,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改变决定。”

    “还有第二件事。”孟冬脸色越发阴沉起来,“我认为你给方副主神批的系统维护费用太高了,产生了大量不必要的成本,这也影响到系统收益。”

    苏刃眉头紧皱:“实时监控系统病毒,维护系统稳定是最重要的,这样不仅能给穿书者最好的传输体验,更方便他们完成任务,促进我们的收益,这明明是我们最应该做的,怎么能在这上边省钱?”

    “难道系统里全是bug,你就满意了?”方自虚下意识地半个身体挡在了苏刃身前,怒视孟冬,“系统一旦崩溃,这对所有穿书者都是灾难!”

    孟冬“哼”了一声:“别危言耸听,系统哪有那么容易崩溃,我看你刻意接近主神,就是想跟他搞好关系,打着维护系统的旗号,从中牟利!”

    “你这样说太过分了!”苏刃喝道,“你在诋毁我们两个人的人格!”

    孟冬鄙夷道:“过分?在我看来,你们两个根本不配做主神和副主神!系统不是你们两个理想主义者的玩物!”
为您推荐